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以前我在上海做期货的时候,湖州有一位许姓朋友,带着资金投奔我处,打算在期市里狂搏一番。因为我们曾有几年的现货买卖关系,很是投缘。

许姓朋友长得很帅,“目似朗星,鼻似悬胆”,可谓一表人才,最有特点的是他唇上那排细而密的小胡子,生动威猛,使他的脸上平添了一股飞扬之气,猛然一瞅,还以为碰到了新上海滩人物呢。

此人极为幽默,平时常说些湖州一带的笑话,乐此不疲,每每将我和其他朋友逗得乐翻。他每次出门前,总要在镜子前折腾半天–拎拎眉毛,拍拍脸腮,张嘴吐舌,涂油抹膏,左右顾盼,然后西装革履走到门口,稍站片刻,好像非常随意地问上几句关于陆的方向性的问题,等得到肯定回答后,才抖抖袖管,引颈拔项,绷直了上身出了门。

开始那几日,我没有在意他的问路问题,我想他初到上海,要摸清地理,完全理所应当。但过了一阵,我就觉得他的问法与一般性熟悉环境的问法有明显的区别,他对路的方向特别在意。

“这样走时朝北还是朝东?”或者“这条路中间折了个小弯,后边那一段应该是朝东南了吧。”他常常站在门口这样问。

我的回答也常常是模棱两可的,总是说“也许吧”,为此他很生气。

这一天,我对行情做了慎重的分析,认为可以做多,因此行情一出现,我就进仓做多。我想他也应该有时间进仓的,但他进来后,一直绷坐在那里,看着电视,一动不动。当日高收,行情走的很顺畅。

回来后,我问他为何不做单,他说今日走路的方向有问题,今日利正东,但他却从北边钻进了交易所,不顺。因此,他不愿动单。然后,他拉我到日历前给我说明理由。

“方向问题错不得,你看是不是印着'利正东'”?

看了日历他的脸又舒展了不少,好像得到了某种力量。

我问他:“今天是几号?”

“23号”他答得很快。

我们同时看见了日历上写着24号的字样,我突然想起是宾馆服务员打扫卫生时,多撕了一张,当时确实是23号,因此日历上24号的“利正东”就不是今天的方向了。

当我俩明白过来的时候,只得面面相觑。片刻之后,许姓朋友,双目冒光,单掌击腿,用湖州话大声叫道:“哇呀!拾恩错徒哩(意为:我错大了)!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fangxiangcuole.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