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5月16日

第一章

我很早就学到的一个教训,就是华尔街没有新事物。华尔街不可能有新事物,因为投机就像山岳那么古老。股市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前发生过,以后会再度发生。我从来没有忘记这一点。我想我真正设法记住的就是何时和如何发生,我用这种方式记住的事实,就是我利用经验的方法。

第二章

事实上,如果我在开始交易前,肯定自己正确无误,我总是会赚钱。打败我的,是没有足够的头脑,坚持我擅长的游戏——也就是说,只有在前兆对我的操作有利,让我满意时才进场。做所有的事情都要讲时机,但是我不知道这一点。在华尔街,有这么多人根本不能算是大傻瓜,却遭到失败,原因正是这一点。傻瓜当中,有一种十足的傻瓜,他们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会做错事,但是有一种是股市傻瓜,这种人认为他们随时都要交易。没有人能够一直拥有适当的理由,每天都买卖股票——也没有人拥有足够的知识,能够每次都高明地操作。

第三章

一个人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从他所有错误中学到所有的教训。有人说凡事都有两面,但是股市只有一面,不是多头的一面或空头的一面,而是正确的一面。让这条通则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所花费的时间,远远超过股票投机游戏中大多数比较技术层次的东西。

一个人要是想考这个游戏(投机)过活,必须相信自己和自己的判断。没有人能靠别人告诉他要怎么做赚大钱。

投机很辛苦,很耗精神,投机客必须随时兢兢业业,否则他很快就不会有什么职业了。

要是有人告诉我,说我的方法行不通,我反正也会彻底试一试,好让自己确定这一点。因为我错误的时候,只有一件事情——就是亏钱——能够让我相信我错了。只有赚钱的时候,我才算是正确。这就是投机。

第四章

我20岁时赚到第一笔1万块钱,又把钱亏损掉了。但是我知道原因和如何亏掉的——因为我不顾时节、终年交易,因为我在不能遵照自己的系统,不能依照研究和经验得到的系统交易时,仍然进场赌博。我希望赢钱,不知道应该在一切合宜时赢钱。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亏光一切更能教会你不该做什么。等你知道不该做什么才能不亏钱时,你开始学习该做什么才能赢钱。

第五章

在我解决一个问题之前,我必须跟自己说得清清楚楚,我认为找到解决方法时,我必须证明自己正确。我知道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证明,就是用我自己的钱去证明。

这里让我说一件事情:在华尔街经历了这么多年,赚了几百万美元,又亏了几百万美元之后,我想告诉你这一点:我的想法从来都没有替我赚过大钱,总是我坚持不动替我赚大钱,懂了吗?是我坚持不动!对市场判断正确丝毫不足为奇。你在多头市场里总会找到很多一开始就作多的人,在空头市场里也会找到很多一开始就作空的人。我认识很多在适当时间里判断正确的人,他们开始买进或卖出时,价格正是在应该出现最大利润的价位上。他们的经验全都跟我的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从中赚到真正的钱。能够同时判断正确又坚持不动的人很罕见,我发现这时最难学习的一件事。但是股票作手只有确实了解这一点之后,他才能够赚大钱。这一点千真万确,作手知道如何操作之后,要赚几百万美元,比他在一无所知时想赚几百美元还容易。

原因在于一个人可能看得清楚而明确,却在市场从容不迫,准备照他认为一定会走的方向走时,他变得不耐烦或怀疑起来。华尔街有这么多根本不属于傻瓜阶级的人,甚至不属于第三级傻瓜的人,却都会亏钱,道理就在这里。市场并没有打败他们。他们打败了自己,因为他们虽然有头脑,却无法坚持不动。老伙计在做他所做的事情、并且坚持下去时,实在十分正确。他不只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也很聪明、有耐心地坚持下去。

不理会大波动,设法抢进抢出,对我来说是致命大患。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起伏,在多头市场里,你的做法就是买进和紧抱,一直到你相信多头市场即将结束时为止。要这样做,你必须研究整个大势,而不是研究明牌或影响个股的特殊因素,然后你要忘掉你所有的股票,永远忘掉!一直到你看到——或者你喜欢说,一直到你认为你看到——市场反转、整个大势开始反转时为止。要这样做,你必须用自己的头脑和眼光,否则我的建议会告诉你低买高卖一样白痴。任何人所能学到一个最有帮助的事情,就是放弃尝试抓住最后一档——或第一档。这两档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总计起来,这两档让股友耗费了千百万美元,多到足以建筑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水泥公路。

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在这种游戏中走不了多远。这些大概是我学到的一切——研究整体状况,承接部位,并且坚持下去。我可以没有半点不耐烦地等待,可以看出会下挫,却毫不动摇,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现象。我曾经放空10万股,看出大反弹即将来临。我认定——正确地认定——这种反弹在我看来是无可避免,甚至是健全地,在我的账面利润上,会造成100万美元的差别。我还是稳如泰山,看着一半的账面利润被洗掉,丝毫不考虑先回补、反弹时再放空的作法。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我可能失去我的部位,从而失去确定赚大钱的机会,大波动才能替你赚大钱。

破产是很有效的教育机构。

第六章

我把这一类的事情告诉朋友,有些朋友告诉我这不是第六感,而是下意识,也就是创造性的心灵再发挥作用。就是这种心灵使艺术家做出一些事情,却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够做到这些事。或许就我而言,这是很多小事情累积起来的效果,这些小事个别来说毫无意义,集合起来却很有力量。可能是我朋友不明智的看多态度,激发了我否定的精神,我挑中联合太平洋铁路,是因为这支股票被人渲染得这么厉害。我不能告诉你第六感的可能原因或动机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在股价上涨时,放空了3000股联合太平洋铁路,却一点也不担心。

第七章

如果要我告诉别人我看多还是看空,我从来都不会迟疑。但是我从来不告诉别人买进或卖出任何个股。在空头市场里所有的股票都会下跌,在多头市场里股票都上涨。

我经常说,在上涨的市场里买进是买进股票最安稳的方法。重点倒不在于尽量以便宜的价格买进,或是在高档时放空,而是在正确的时机买进或卖出。我看空而卖出股票时,每次的卖出价格一定要比前次低。我买进时情形正好相反。我一定是逐步向上承接。我买股票做多时,不是向下承接而是向上买进。

请记住,股票永远不会太高,高到让你不能开始买进,也不会低到不能开始卖出。但是在第一笔交易后,除非第一笔出现利润,否则别做第二笔。要等待和观察。这就是你解盘能力发挥作用的时候,让你能够判定开始的正确时机。很多事情成功与否,要看是否在完全正确的时机开始。我花了很多年才了解这一点的重要性。这一点也花了我好几十万美元。

第八章

我总是从我观察到的事实中找出我自己的结论。这是我得到结论唯一的方法。我不能从别人叫我看的事实中找到结论。那些不是我自己的事实。

我开始了解要赚大钱一定要在大波动中赚。不管推动大波动起步的因素可能是什么,事实俱在,大波动能够持续下去,不是内线集团炒作或金融家的技巧造成的结果,而是依靠基本形势。不管谁反对,大波动一定会照着背后的推动力量,尽其所能地快速推动到尽头。

显然,应该要做的事是在多头市场看多,在空头市场中看空。听起来很好笑,对不对?但是我必须深深了解这个一般原则,才能够看出要把这个原则付诸实施。真正的意义是要预测可能性。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根据这些原则交易。

我总是发现,研究自己的错误能让我获利。因此我最后发现,在空头市场中,不要失去你的空头部位的确尽善尽美,但是随时都应该研究盘势,判定适于操作的时机。如果你开始就正确,你不会看到自己获利的部位遭到严重威胁,那么你会发现坚持下去毫无困难。

我迫不及待,没有停下来判定时机是否适于权力放空。在我应该借助看盘能力的时候,我没有这样做。我就是这样才学到:即使一个人在空头市场一开始,就正确无误地看淡后市,最好也要等到确定没有引擎回火的危险时,才开始大量放空。

要是一个人不犯错的话,他会在一个月之内拥有全世界。但是如果他不能从错误中得到好处,他绝对不能拥有什么好东西。

开始的时机拖延得越久,开始后的崩溃会越严重。

这次我是冷静无比的正确,而不是由于第六感或善于看盘,因为我分析了影响整体股市的状况。我并不是在猜测,而是预测无可避免的状况。放空股票不必任何勇气,除了股价下跌之外,我根本看不出会发生任何其他状况,我必须根据这点行动,对不对?我还能做其他事情吗?

我回忆起老白粹奇最爱说的话——这是多头市场,你知道嘛——这好像对够聪明的人来说,这句话是够好的消息一样,事实上也是这样。

我总是独立操作。从空中交易号子开始,我就是这样做。而且一直保持这种样子。这是我的头脑运作的方式。我必须自己观察,自己思考。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股市开始照我的方向走的时候,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我有很多盟友——世界上最强、最真实的朋友,那就是基本情势。这些盟友全力帮助我。我不是拿我的看盘技巧或第六感来赌运气。情势无法改变的逻辑正在替我赚钱。

重要的是要正确无误,知道自己正确,并且照这样行动。

第九章

我的判断正确,我必须用我唯一的老方法——用钞票来证明这一点。

一支股票首次突破100、200或300时,股价不会在整数关卡停住,而是会再上涨一大段。所以如果你在股票突破重要关卡时买进,几乎可以确定会赚到利润。胆小的人不喜欢再股价创新高记录时买进。但是我有这种股价波动的历史指导我。

我现在小心操作,因为人经过逆境之后,会喜欢处在顺境的滋味,即使他还没有完全攀到最高峰,也是这样。赚钱的方法就是去赚钱。赚大钱的方法是要在正确的时机,完全正确。在这一行中,一个人必须考理论和实际。投机客一定不能只是个学生,他必须同时是学生和投机客。

解盘在这种游戏中是重要的一部分,在正确的时候开始也很重要,坚持自己的部位也一样重要。但是我最大的发现是一个人必须研究和评估整体状况,以便预测为了的可能性。我不再盲目地赌博,不再关心如何精通操作技巧,而是关心靠着努力研究和清楚的思考,赢得自己的成功。我也发现没有一个人能够免于犯下愚蠢操作的危险。一个人操作愚蠢,就要为愚蠢付出代价。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找到错误的地方,会不再犯错。到时候我不但拥有做事正确的意志,而且具有确保一定正确的知识。而且那样就代表权力。

除非你能够从中得到所有可能的好处,正确有什么用?

那天收盘后,我的身家超过100万美元。大师我最大的胜利不是钞票,而是无形的东西:我做对了,我向前看,并且遵照明确的计划。我学到要赚大钱必须做的事情,我永远脱离了赌客的层次,终于学到如何聪明地做大手笔的交易。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第十章

亏钱是最不会让我困扰的事情。我认亏之后,亏损从来不会困扰我。隔天我就忘掉了。但是错误——没有认亏——却是伤害口袋和心灵的东西。

在所有的游戏当中,玩之前真正需要研究的一种游戏,刚好就是美国人没有利用平常惯有的高度警觉和极为聪明的预备就投身其中的游戏。他会把一半的家产拿来在股市冒险,考虑反而不及选择一部中等价位汽车那么多。

看盘没有表面看来那么复杂。当然你需要经验。但是更重要的是在心里记住一些基本的要素。看盘不是替你算命。大盘不会告诉你下星期四下午1点35分你的身价有多少。看盘的目的是确定第一、如何交易,第二、什么时候交易——也就是说,买是否比卖适合,不管股票、棉花、小麦或玉米或燕麦,道理完全相同。

你注意市场,也就是注意大盘所记录的价格走势,心中有一个目标,要决定方向,也就是决定价格趋势。我们知道价格会根据所遇到的阻力上涨或下跌。为了便于理解,我们说价格像所有其他的事情一样,会沿着抵抗力最小的路线进行。价格会走最容易走的路,因此如果上涨的阻力比下跌的阻力小,价格就会上涨,反之亦然。

市场适度展开后,谁都不应该不知道它是多头市场或是空头市场。对于拥有开放的心灵和理智,眼光清晰的人来说,趋势很明显,对于投机客来说,拿自己看到的事实,硬套在自己的理论上,绝对不聪明。这种人应该知道当时是多头还是空头市场,如果他知道这一点,他就知道应该买进还是卖出。因此在行动一开始,一个人所需要知道的就是应该买进还是卖出。

一个人不应该靠着表象进行交易。他应该等到大盘告诉他时机已经成熟时,才开始交易。事实上,很多人因为价格看来便宜而买进股票,或是因为价格看来很贵,而卖出股票,这种做法已经造成大家损失千百万没有。投机客不是投资人。他的目标不是靠着很高的利率,让自己的资金得到稳定的报酬,而是靠着投机标的价格上涨或下跌获利。因此要决定的事情是做交易时阻力最小的投机路线,他应该等待的是这种路线自行确定的时刻,因为这就是他开始忙碌的信号。

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每当**着自己对阻力最小的路线所做的判断,决定市场方向时,我的经验是,意外事件总是会顺从我的市场方向,也就是突发或无法预见的事件总是协助我做的市场方向。股价绝对不会高得不能买进,或是低得不能卖出。价格本身跟我们确定阻力最小路线的事情无关。如果你照我说的方法交易,你会发现在实际状况中,股市收盘和隔天开盘之间发生的任何重要消息,通常都配合阻力最小的路线。在消息发布前,趋势已经确立,在多头市场中,利空消息会被人忽视,利多的消息会被人夸大,反之亦然。

我说你只需要看盘,确立你的关卡,只要你决定阻力最小的路线后,就准备沿着这条线路交易,听来似乎很容易。但是在实际状况中,一个人必须小心防备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要小心他自己——也就是说要小心人性。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正确的人总有两个力量——基本情势和错误的人——在帮忙他。在多头市场中,利空因素总是被人忽视。这就是人性,可是大家却对这一点表示震惊。

一个人在商品期货市场操作时,一定不能让固定的意见左右。他必须拥有开放的心灵和弹性。不理会大盘的讯息并不聪明,不管你对作物状况或可能的需求有什么意见。我记得我错过了一次重大的操作,完全是因为我试图预期发动的信号。我对状况极为确定,因此我认为不必当代阻力最小的路线自行确立,我甚至以为我可以帮助这个路线出现,因为看来只需要一点点协助就成了。

太多的交易者有太多次这种经验,因此我可以订出下面这条规则:在狭幅波动的市场,价格的起伏微不足道,但是狭幅盘旋的时候,预测下一个大波动是往上或往下毫无意义。应该做的事情是观察市场,解读大盘,判定狭幅盘旋价格的上下限,决定在价格突破任何方向的限制之前,不采取任何行动。投机客必须注意从市场赚钱,而不是坚持大盘必须跟你的看法一致。永远不要跟大盘理论,或讯问大盘的理由或解释。事后替股市解剖验尸不会得到任何股利。

你希望盲目赌博,期望获得庞大的利润,还是希望聪明地投机,得到比较小、但是可能性大很多的利润呢?

我告诉过你,我观察小麦很长一段时间。几个月来,小麦的价格都在1.1和1.2美元之间起伏,没有特定的走势。噢,先生,有一天小麦收盘价超过1.19美元。我准备交易。果然隔天小麦以1.2050开盘,于是我买进。小麦继续上涨到1.21、1.22、1.23,再涨到1.25,我一路加码。我知道小麦突破1.20美元时,一定是因为涨势最后终于蓄积力量,推动价位突破上限,而且有某些事情发生。换句话说,突破1.20美元代表小麦价格阻力最小的路线确立了。随后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

我刚才告诉你的话,说明了我的交易系统的精华,这个系统是以研究盘势为基础。我只是去了解价格最可能移动的方向。我也用额外的测试,检讨我自己的交易,以便决定重要的心理时刻。再我开始操作之后,我是用观察价格行为的方式来做这一点。

我说我买进股票做多时,喜欢付出高价,再我放空股票时,一定要卖到低价,否则根本不放空,令人惊讶的是有这么多有经验的交易者听到这种话时,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要是交易者总是坚持自己的投机利器——也就是等待阻力最小的路线自行确定,一定等到大盘说上涨时,才开始买进,或者再大盘说下跌时,才开始放空,并且应该一路加码,要赚钱并不困难。例如先买全部持股的五分之一。如果这一部分没有出现利润,一定不能增加持股,因为他开始显然错了,他至少暂时错了,任何时候,犯错都不会有利润。大盘说会上涨,不见得是说谎,完全是因为大盘现在是说“还没有到时候”。

席恩他在我们公司交易。他会买某些热门股,一次买100股,如果股价上涨1%,他会再买100股。再涨1点,他就再买100股。如此这般。他曾经说过他玩这个游戏不是要替别人赚钱,因此他会再最后买进价格之下1点,设定停损委托单。价格不断上涨时,他只是把停损跟着往上移。遇到1%的回档,他就停损出场。他宣称不管是从他的原始保证金,还是从他的账面利润来看,亏损超过1点,他都觉得没有什么道理。你知道专业赌徒不追求长线,只追求确定的钞票。当然时机适宜时,做长线也很好。席恩在股市中不追求明牌,操作时也不期望抓住一周上涨20点的涨势,而是追求用足够的量,来赚取确定的钞票,让他能够好好的生活。我在华尔街遇到成千上万的外人,席恩是唯一把股票投机看成只是牌九或是轮盘赌一样的机会游戏,不过他却头脑清醒,能够坚持一种相当健全的赌博方法。

投机客的主要敌人总是从内心出现。人性跟希望和恐惧无法分开。在投机时,如果市场背离你,你希望每天都是最后一天——而且你要是不遵从希望,你会损失的比应有程度还多——强烈到可以媲美大大小小的开过功臣和开疆拓土的豪杰。市场照你的意思走时,你害怕明天会把你所有的利润拿走,因此你退出——退得太快了。害怕使你赚不到应赚的那么多钱。成功的交易者必须克服这两个根深蒂固的本能。他必须改变你可以称之为天性冲动的东西。他抱着希望时,其实应该要害怕,在害怕时,他应该要抱着希望。他必须害怕他的亏损可能变成更大的亏损,希望他的利润可能变成更大的利润。照一般人那样在股票上赌博,绝对是错误的。

第十一章

在投机市场中,让一个人赚钱或亏钱的东西,是他看待事情的方法。一般大众对自己的操作抱持玩票人士的观点。他们的自我形成过度的妨碍,因此他们的思考不深入或不透彻。专家关心把事情做得正确,而不是关心赚钱,他知道如果其他事情他都做好了,利润自然而然会出现。

第十二章

在所有错误的投机行为中,没有几个比设法摊平亏损的操作还愚蠢。我的棉花操作,后来淋漓尽致地证明了这一点。你总是要卖掉让你亏损的交易,保留已经有利润的操作,这样做才明智。

学到自己可能没有任何理由就做出愚蠢的操作,对我是个宝贵的教训。我花费了几百万美元,学到交易者另一个危险的敌人是:可能被心思敏捷、魅力十足、能言善道的人打动。你不能说服一个人违背他自己的信念,但是可以游说他进入犹疑不定、优柔寡断的状态,这种情形更糟糕,因为这样表示不能够有信心而轻松地交易。

第十三章

我学到很多跟股票投机游戏有关的东西,却没有学到这么多跟人性弱点如何作用有关的东西。没有一个人的心灵能够这么像机器,以至于能够在任何时候都用同样的效率运作,足以让你依靠。我现在学到:我不能始终相信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受其他人和不幸的影响。

我有时候认为,投机客要是能够学会什么事情,让他不自大,付任何代价都不算太高。一些聪明人的很多严重的失败,都可以归因于自大,自大在任何地方,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昂贵的疾病,但是在华尔街里,对投机客来说,尤其如此。

事业总是事业,我身为投机客,我的事业是始终支持自己的判断。

第十四章

交易者除了要研究基本形势、记住市场的前例、考虑一般大众的心理,以及了解自己的经纪商的限制之外,还必须认识自己,注意防范自己的弱点。你不必对自己的人性觉得生气。我逐渐觉得,知道如何了解自己和知道如何研判大盘一样重要。我研究、估算过自己对某些冲动、或对市场活络造成的某些难以避免的诱惑,会有什么反应,这样研究和估算时的心情和精神,很像我考虑收成状况或分析盈余报告时一样。

一个人赚钱的时机来临时,钞票挡也挡不住,就好比没有带雨伞,走到暴雨中,想要不打湿也难。

还有一件事情要记住,就是,市场不是在光辉灿烂的荣光中到达最高点,也不是在形态突然反转时结束。市场可能、而且经常在股价普遍开始下跌之前很久,就不再是多头市场。我期望已久的警讯来了,我注意到原本领导市场的股票一个接一个从头部回档好多点,却没有再回到头部,这是很多个月来第一次出现的情形。这些股票的涨势显然已经结束,这点清楚地指出我的交易方法必须改变。

另一件要记得的事情是这样:绝对不要尝试在头部放空,这样不聪明,要在回档之后,没有反弹的时候放空。

在空头市场中,如果突然发生彻底的混乱,回补总是明智的。如果你操作相当大的部位,这是你可以用又快速、又不必担心利润缩水的方式,把账面利润变成实质利润的唯一方法。

第十五章

从摇篮到坟墓,生命本身就是一场赌博,因为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因此我可以承受自己碰到的事情,不觉得困扰。正常的商业风险不会比出门上街或坐火车旅行还危险。

一支股票暴跌时,卖掉是很自然的趋势。其中一定有原因——有些还不知道的原因,但是一定有一个很好的原因;因此应该退场。但是,如果下跌是作手掼压的结果,出场就不聪明了,因为他一停止打压,股价一定会反弹。

第十六章

大家接受明牌不是因为他们很愚蠢,而是因为他们喜欢我刚才说过由希望做成的鸡尾酒。

我找到一个简单的方法,然后遵照实施。我不赚钱也难。你想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我的秘密,就是我从来不在底部买进,而且总是卖得太快。

第十七章

我没有必要整天坐在报价看板前,时时刻刻期望得到退场的讯号。在撤退号角响起前——除非发生无法预测的灾难,否则的话——市场一定会迟疑不前,或用其他的方式,让我准备好,应付突然反转的投机情势。

当然一个人持有数量庞大的股票时,必须时时注意寻找机会,把账面利润变成实际的金钱。在这种过程中,他应该设法尽量减少利润的损失。经验告诉我,一个人总是可以找到机会,把利润变成实际的金钱,这种机会通常在主要走势的尾声出现。这点可不是看盘能力或第六感。

第十八章

我的事业是交易——也就是遵循眼前的事实,而不是遵循我认为别人应当会做的事情。

第十九章

股票投机成功的基础,是假设大家未来会继续犯以前所犯的错误。

第二十章

詹姆斯·吉恩拥有投机成功所必须具备的最优越心性,在任何地方投机都能成功。他显然不会跟大盘作对。他具有十足的大无畏精神,但是绝对不鲁莽。如果他发现自己错了,他可以在转瞬之间回头,而且会立刻这样做。

事实上,炒作的一条规定你最好记牢,这条规定吉恩和一些能干的前辈很清楚。就是股票要尽量炒到最高价,然后一路压低,散给大众。

一支股票多头走势的第一步,是宣传有一个多头走势正在发动的事实。听起来很好笑,不是吗?事实上,最有效的宣称方法是你诚心诚意,要让这支股票变得活跃而且强劲。所有该说的话说完,所有该做的事情做完之后,全世界最有力量的公关人员是股价机器,最最有效的广告媒体是盘势。我不必替客户推出任何宣传文件,不必告诉报纸这支股票的价值,或敦促财经报导指出这家公司的展望。我也不需要有追随的群众。我只要让这支股票变得很熟络,就能达成这些我非常渴望完成的事情。股票交易热络时,自然而然就会有人要求解释。当然,这点表示,必要的理由自己会跑出来,好在媒体上刊登,根本不必我丝毫协助。

我在炒作时,碰到的问题和操作时一样。作手不能让股票照自己的意思波动时,所有的炒作都要结束。你炒作的股票没有照应有的情形波动时,立刻出脱。别跟大盘理论。不要指望把利润救回来,在还能出脱而且能够廉价出脱时,赶快脱身。

第二十一章

我猜想卜兰迪和成千上万的外行人一样,有一种错觉,认为作手无所不能,什么事情都做得到。作手没有这种能耐。他做不到的。

第二十二章

我告诉你过,我们已经进入空头市场。在这种市场中,要卖出唯一的方法未必是不顾一切,但却一定要真正地不计价格卖出。此外不可能有别的方法。

第二十三章

除了设法决定如何赚钱之外,交易者必须也设法避免亏钱。知道什么应该做,跟知道什么不应该做几乎一样重要。

在多头市场中,尤其是在景气热潮中,大众最先都赚钱,这些钱后来都亏掉,原因完全是在多头市场中留连太久。

第二十四章

大众应该始终记住股票交易的要素。一支股票上涨时,不需要花精神去解释它为什么会上涨。持续的买进会让股价继续上涨。只要股价持续上涨,偶尔出现自然的小幅回档,跟着涨势走,大致都是相当安全的办法。但是,如果股价经过长期的稳定上升后,后来转为逐渐开始下跌,只偶尔反弹,显然阻力最小的路线已经从向上变成向下。情形就是这样,为什么要寻找解释呢?股价下跌很可能有很好的理由,但是,这些理由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们不是把理由秘而不宣,就是反而告诉大众说这支股票很便宜。这个游戏的本质就是这样,大众应该了解,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不会说出真相。

不管交易者多么有经验,他犯错作出亏损交易的可能性总是存在。因为投机不可能百分之百安全。华尔街的专家知道,根据“内线”明牌行动,会比饥荒、瘟疫、歉收、政治调整或所谓的正常的意外事故,还要更快地让人破产。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gupiaodazhuosho.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