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4年5月23日

123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匈牙利犹太人,著名投资大师,被誉为“20世纪金融史上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他在德国投资界的地位,有如美国股神沃伦·巴菲特。这个1906出生、1999年逝世、足足活了93岁的长寿老者,35岁时就在股市赚足了可供一生花费的财富,同时一生共出版了13本国际畅销著作。又被誉为“股市教授”。科斯托拉尼这位蜚声世界的大投资家,1980年以后却以“投机者”自居,并深以为傲。《大投机家》一书是他平生所写的最后一部著作,其中凝聚着他一生以投资为业者的金玉良言。

在此,我把我对此书的读书笔记要点刊载出来,供朋友分享。

第一,科斯托拉尼主要是做中期大波段操作,他既按基本面进行分析,又按股市技术面分析,获取大的股市波动差价。他对股票投资者是这样分类的:

1、交易所的赌徒——交易所的小投机手。他们试图利用每一次微小的股市波动,在101元的价位上买进一种证券,然后在103元的价位上卖出;接着在90元的价位上买入另一种证券,在91.50元的价位上卖掉。他在短期内能获得成功,当股市震动或下跌时,则迟早会破产。他的表现就像一位从一张桌子跑到另一张桌子的轮盘赌赌徒。

2、交易所的马拉松赛跑者——投资者。投资者与投机手相反,他购买股票是为了防老或给儿孙们做嫁资,他从不看行情,他想长期投资于股票的那部分资金,就一直投资于股票。对投资者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投资于多种标准股票,也就是所谓的蓝筹股。今天最大的投资者是美国和英国的退休基金。投资者不管什么时候进入交易所,他们在长期都是赢利的。沃伦·巴菲特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投资者,他建议每位读者成为投资者。

3、具有长远眼光的战略家——投机者。投机者处于小投机手与投资者之间,他只看趋势,关注不同的基本因素:货币与信贷政策、利息率、经济扩张、国际形势、贸易平衡表、商业消息等。他们不受二手消息的影响,设计一个理想的投资组合和战略,根据每天发生的事件来调整。科斯托拉尼自己说,他是一个纯粹的投机者。

第二,科斯托拉尼反对凭看行情图表赚钱,他说,看图表是一门徒劳地寻求使之成为科学的东西的科学。如果被不同的图表所误导,如“头肩形”、“三角形”、“茶托形”,诸如此类的形状,那就意味着赔钱。他说:“在我的实践中,我认识的许多交易所的投机手,他们根据图表发展的趋势进行交易,他们没有一个成功,相反,很多人不久便退出交易所”。

第三,科斯托拉尼认为: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或投机者,操作成功都需要资金、想法、耐心和运气四个因素。1、利用贷款去买股票是绝对不可行的。2、对于投机者来说,想象力是多么的重要。如果他已经想好了某种策略,那么他就要坚信自己的想法,不应该被朋友或者某种说法和当天的重要的事件所动摇,否则最天才的考虑对他也不起作用。3、耐心也许是交易员所必需的最重要的素质,没有耐心就会犯错。如果您没有耐心,就别进证券交易所的门。首先人们要经历痛苦,然后才能赚到钱。如果人们能够把握住投机的有效性,那么赚钱只是时间问题了。4、除了资金、想法、耐心之外,投机商还需要一个因素:运气。战争、自然灾害、政治变革、新发明或者欺骗都有可能导致投机失败。

第四,科斯托拉尼还对选时选股有很经典的论述。他说,首先要考虑普遍行情,然后才是选择股票。只有那些投资股票20年以上的人才可以不考虑普遍的行情。如果行情看涨,即使是最差的股民也能赚到一些钱;但如果行情看跌,甚至是最棒的人也不能获利。

关于选股,他认为,如果普遍行情很积极,那么股票投机者必须挑选增长潜力大的股票。如果普遍的趋势是下滑,增长型行业能够保持原先的水平,这一行业中最好的企业的股票或许还能上涨。如果股市在某个时间好转并且资金充裕,那么这些增长股就会以火箭般速度被推至一个峰值。但要小心,如果公众已经选出了增长型的行业,那么股价总是特别高,而该股票以后几年,甚至几十年内的增长都已经被认识了。新的行业以“之”字形发展。它们一会儿飞速向前,一会儿又后退,然后又第二次增长,第二次后退。但从不会回到它们的初始状态。科斯托拉尼还写道,他经常把精力放在所谓的“逆转股”上,在追求多样性方面它的机会超过了整个市场。逆转股是指那些陷入危机出现亏损甚至不久就会破产的企业的股票,其股价在企业不好时相应跌入低谷,如果这些公司逆转并能重新盈利,它的股价会很快回升。

科斯托拉尼举了一个他买逆转股的例子。克莱斯勒公司作为世界第三大汽车制造商,在20世纪70年末几乎破产。他以3美元一股的价格买了它的股票。经纪人建议他赶紧甩卖,因为这个公司不久肯定会破产。然而他想,将一只从50美元跌到3美元的股票赶紧甩卖,实在是荒唐。机会与风险不成比例。如果公司真的倒闭了,每股只能赔3美元;但如果公司被拯救了,他的收益将会是30美元甚至更多。结果他获得了成功。克莱斯勒的经理人以高超的技艺和新的模式改建了这个公司,它的股价从3美元向上猛增,之后保持在150美元的水平。

一、安德烈·科斯托拉尼的选股思路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是德国的著名投资大师,他在德国投资界的地位如同巴菲特在美国的地位!他认为投资股市成功的法则不在计算能力,而在思考能力!

投资大师安德烈·克斯托拉尼曾讲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在街上散步,旁边是他的狗,狗总是这样,它跑到前面,但一会儿折返回到主人身边,然后,它又跑到后面,看到自己跑得太远,就又跑了回来。一直是这样。最后,他们两个到达同一个目的地。主人慢悠悠地走了一公里时,狗却来回跑了四公里!

这个人就是经济,而狗就是股市。

他的选股法则是:

1:先看行情再选股:

首先要考虑股票市场的普遍行情,然后才是对股票进行选择!如果行情看涨,即使是最差的股票也能赚到钱,反之,最棒的人也难以获利!所以先要考虑普遍行情,然后才选择股票!

2:选择成长性行业:

在这方面的选择是早一些时间认识到成长性企业,当股市上人人皆知的东西不必心动,他的价格未来很难再次扬升。

3:接连升降规则与M/W规则

接连上升是在行情发展中,上一个高点被接下来的高点超过,这种现象重复几次出现,则股市将继续向上攀升,反之低点越来越低,意味着下跌的行情将继续持续。

M形表明了行情的阻力特征,W底表明了行情的相对底部特征!

4:在逆转股中寻找真金:

要识别出未来会有较大成长性的企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在20年前谁知道微软会成为当今市场的主导呢?那么将目光投向现在的逆转股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逆转股是指目前陷入危机之中,出现亏损的已经是大型企业的上市公司,由于面对的各种问题,股票价格相应滑落到低谷,如果这类股票能够实现逆转并重新获得盈利,他的股价会很快回升,曾经频临破产的克莱斯勒股价从安德烈购入的3美元,暴涨到150美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二、安德烈·科斯托拉尼语录

现在已然衰朽者,将来可能重放异彩。现在备受青睐者,将来却可能日渐衰朽。

任何一个软件顶多只和它的程序设计者一样聪明。

总而言之,投机者有想法,不管正不正确,毕竟是个想法。这是投机家和证券玩家的基本差异。

成功的投机家在100次交易中,获利51次,亏损49次,他就靠这差数为生。

只要有想像力,老的东西,甚至老古董,都有机会再翻身。

一切取决于供给和需求。我全部的证券交易理论都以此为基础。

货币之于证券市场,就像氧气之于呼吸,汽油之于引擎。

这是个永恒的法则:每次证券市场中的崩盘和溃散都以暴涨为前提,而每一次的暴涨都以崩盘收尾。

大家必须训练有素、冷静,有时必须玩世不恭,不理会大众的歇斯底里,这是成功的前提条件。

一种股票最后可能上涨1000%,或甚至10000%,但最多只能下跌100%。

凡是证券交易所里人尽皆知的事,不会令我激动。

最没有意思的,就是那些和指数发展趋势有关的讯息,这些都是先有指数,才有讯息的。

真正的证券交易知识,是那些当大家忘记所有细节后留下的东西,大家不需要无所不知,而是要理解一切,在关键时刻指出正确的内在关系,并采取相应行动。

在指数上涨过程中,即使是最差的投机人士也能赚到一些钱;而在指数下跌过程中,即使挑到好股票的人也赚不到钱。因此投资最重要的是普遍的趋势,其次才是选股,只有投资经历至少20年之久的投资者,才用不着太关心整体发展趋势。

M和W理论是最老的图表规则,我虽然不是图表主义者,但这两个规则常帮我的忙。

投机中赚的钱是痛苦钱,先有痛苦,然后才有金钱。

我的证券交易格言是:“看重小利的人,不会有大价值。”

职业投资者的工作,95%是在浪费时间,他们在阅读图表及营业报告,却忘记思考,但对投资者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投机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如同绘画一样,人们在交易所里也必须对超现实主义有所理解,有时脚会朝上,头会朝下。如同在印象派那里一样,人们根本不能清晰地看出画上的轮廓。

投机每天遇到一些新的智力挑战,并使我不停地做精神体操(思考问题、听古典音乐)。

我是投机者,并一直是。从崇高有意义上理解,投机者就是高智商、有头脑的交易所投机手。他能正确地预测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动向,并能设法从中赢利。

与金钱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这是成为成功投机者首要的前提。

既不要吝啬,也不要炫耀或挥霍钱财。

认为追求金钱的动机和欲望是不道德的,这种观点在许多人那里是出于忌妒而不是出于对正义的渴求。

百万富翁就是那些借助他们的资本不依赖于任何人就能满足自己需求的人,他不需要工作,也不用向老板和顾客弯腰,只有这样的人才算真正的百万富翁。

大家是否该跻身名人之列,也做个投机人士?基本上,这取决于两件事,即物质条件和个人性格。关于前一个前提条件,我牢记一条座右铭: 有钱的人,可以投机,钱少的人,不可以投机,根本没钱的人,必须投机。

交易所萧条期到来时,人们非常厌恶股票和交易所,但之后又会出现繁荣期,人们又会把过去的伤痛忘掉,就像飞蛾趋光一样被吸引到交易所里。金钱是最好的诱饵。

小投机手越多,市场变动就越大,流动性就越高,这样就能更好地减轻市场震动,抑制牛市和熊市的过猛发展。

对形势的正确分析,不随波逐流而保持自己的见解,给我带来巨大的快乐,这种快乐是赚到财富无法比拟的。

投机者是具有长远眼光的战略家。他对股市中的短期涨跌起伏忽略不计,他只看趋势。他设计了一个理智的投资组合和战略,根据每天发生的事件来调整。总之,他有思想。这是他与投机手的根本区别。投机者是有经验且能独立思考的人。

投机者必须对经济、财政、利率和政策的形势进行诊断,然后据此进行投资组合的调整。

投机者要有敏锐的眼光,宽广的知识面、丰富的生活经验和高度的工作热情,还要有做哲学家的才能。

投机者的工具是经验、经验还是经验。我的大部分经验是在损失惨重的交易经过中获得的。每次赔钱都使你在经验上有所收获。要从失败中获利,就必须仔细分析失败。

经济学家只去计算不去思考。不但他的统计是错误的,而且他不知道统计后面隐藏着什么。他们带着眼罩生活,没有考虑全球的思想,更糟的是,他们自以为是无所不知的人。

我今天是一个股票投资者,但我也曾经历过千万次的股票投机冒险,并且险中生还。

错觉、郁闷、乐观、悲观、惊喜或信念、希望和恐惧、期望和失望以及金钱和责任,都会促使交易行情上涨和下跌。不论是今天还是过去都是一样。投机的背后总要有人为的力量介入——人的美德和人的弱点。

对我来说,交易所是伴有音乐的蒙特卡洛,但你必须拥有天线,才能收到它的音乐并辨识出它的旋律。

如果你对交易所具有一种激情,那么,你就能在交易所里发现世界历史的镜像。我承认,这是一面变形的镜子,只有丰富经验的投机者才能完全理解它的镜像。如果你能读懂这面镜子,你就能享受到极大的优先特权。

从长远看,经济和股市是朝着相同的方向发展的,但在发展过程中,这两者却有可能有着完全相反的方向。人和溜狗的比喻。

股市是有其内在逻辑的,和普通消费者的逻辑毫不相关。她就像一个漂亮的女人,或是像天气那样令人琢磨不透。她善于用其魔力幻化出千姿百态和变化万端的色彩,从而诱捕到她的猎物,而当人们不再钟情于她时,她就会把头一扭,只留给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我的忠告是:人们应该冷静地摆脱感情的束缚,而最要紧的是,别为感情找出什么合乎逻辑的解释。

一名投资者是否成功,只有他的遗产继承人才能判断。

自1924年以来,我的每个夜晚都投入在证券交易中。

正向船王欧纳西斯所言,大家不应该跟在金钱后面跑,而是要面对金钱。这尤其适用于证券市场,大家不应该跟着上涨的股价指数跑,而是要面对下跌的股价指数。

在长达80年的证券交易中,我至少学到一点:投机是种艺术,而不是科学。

只要人类存在,就有投机和投机家,不仅见诸过去,也见诸未来。如果我总结投机的历史,那我必须说,赌徒应运而生,不管他赌过、赚过或赔过,赌徒永远不死。每次证券市场萧条,大家对股票和证交所都感到由衷的厌恶,但我坚信之后都会出现新的局面,过去的一切都会被遗忘,大家又都像飞蛾扑火般,再次走进证交所。即使他们不是主动上门,证券交易经济也会从中推波助澜,第一个当然是金钱这个诱饵。

长期来看,玩家迟早会在股价持平或者是下跌时破产,他是赌徒,没有任何思索分析,没有任何战略,举止就像玩度轮盘的人,从一张赌桌跑道另一张赌桌。在我近80年的证券交易经验中,从未认识过长期获利的证券玩家。

证券玩家的想法,和古代匈牙利因谋杀而受法庭审判的流浪汉的想法很像。

“仅仅为了两个金币就杀死一个人,你难道不感到耻辱吗?”法官问道,流浪汉深思熟虑后回答道:“可是,尊敬的法官大人,这里两个金币,那里两个金币,慢慢的就积少成多了。”

长期来看,证券玩家永远是输家,而投资者,不管他何时进入证券市场,从长远来看,都属于赢家,至少过去一直如此,因为股票从总体情况来看,崩盘之后,总会不断达到新高记录。

我该诚实建议每位读者加入投资者的行列。在从事证券交易的人当中,以平均水准来看,投资者的表现最好,因为即使是投机家,也只有少数是赢家。

投机家生活危机重重,不得不像鳄鱼一样,要习惯睁着眼睛睡觉。投机行径就像一段危险的航海旅行,航行在发财和破产之间。大家需要一艘适合远航的船和一位聪明的舵手。这艘船指的是什么?是资金和耐心及坚强的神经。至于谁是聪明的舵手?当然是经验丰富,能独立思考的人。

任何学校都教不出投机家,因为投机家的工具,除了经验外,还是经验。我不会用我80年的经验,去换取相当我体重的黄金,对于我来说,无论如何都不划算。在这80年里,我最宝贵的经验来自损失惨重的交易。所以我说,一名证券投机家,如果一生没有至少破产两次,就称不上投机家。

成功的投机家在100次交易中,获利51次,亏损49次,他就靠这差数为生。

只要有想象力,老的东西,甚至老古董,都有机会再翻身。

当我还是年轻人时,曾经学过开车,汽车教练跟我说:“你永远学不会开车!”“为什么?”我吃惊的问。“因为你总是盯着方向盘。你应该把头抬起来,看前方300公尺的地方。”从那以后,我坐在方向盘前,就变了一个人。在证券交易所里,大家也必须如此。

和其他投机物件相比,股票的优势在其长期上涨的趋势,当然这并不适用于每家公司,因为有些公司垮掉了。总体、长期来看,股票一直是向上走的,且结果比其他任何一种投资方式都好。投资者分出部分财产,购买大型且稳固的公司股票,就会得到最好的机会。如果事情没照预期发展,也只需耐心等待,直到行情重新看涨。

证券交易所,对某些人来说,意味着财富,对某些人来说,却意味着毁灭。

如前所述,我相信没在证券交易所中至少破产两次的人,就没资格冠上“投机家”的美名。在我无数次的冒险中,也碰过许多坏运,但和所有投机人士一样,创伤很快就愈合了,在还未彻底忘记意外事故时,又带着新计划,重新投入战斗。

维加在书中翔实描述了投机活动和证券交易所至今依然不变的机械性。和当时一样,今天导致行情涨跌的,还是幻想、郁闷、乐观、悲观、惊喜或信念,希望和害怕,期待和失望,钱或债务。从这一点来看,即使电脑和网络也未改变任何东西,投机的背后总是躲着一位优缺点兼备的人。

有一个男子带着狗在街上散步,就像所有的狗一样,这狗先跑到前面,再回到主人身边。接着,又跑到前面,看到自己跑的太远,又再折回来。整个过程里,够就这样反反复复。最后,他两同时抵达终点,男子悠闲的走了一公里,而狗跑老跑去,走了4公里。男子就是经济,狗则是证券市场。1930年至1933年的经济大萧条结束后,美国的经济发展就像这个例子,经济持续成长,其中也有一两次的停滞,而证券市场却涨涨跌跌有上百次之多。我认为,长远来看,经济和证券市场发展的方向相同,但在过程中,却有可能选择完全相反的方向。

这里一切取决于一件事,就是看傻瓜比股票多,还是股票比傻瓜多。

每天,证券评论员都费尽心思解释当天指数的变化,然而影响指数上扬或下跌的因素却难以胜数。对投机人士来说,这些评论完全多余,而且毫无用处。专家引用报章评论,寻找合乎逻辑的因素,但证券市场有自己的逻辑,和普通消费者的逻辑没有什么关系。

证券市场就像漂亮女人或天气一样任性,擅长利用各种光怪陆离的魔术吸引猎物,大家对其不抱希望时,证券市场也一样冷淡对待。我建议大家应该冷静,不要在意证券市场喜怒无常的脾气,尤其不要为此寻找合乎逻辑的解释。

这里的一切都取决于一件事,就看这里的傻瓜比股票多,还是股票比傻瓜多。这条座右铭也成为了我的信条,我们可以这样解释,行情趋势要看卖方卖股票的情况,是否比买方买股票急迫。如果股票持有者迫于心理或物质上的压力,被迫出售股票,而资金所有者虽然想买,却无购买压力,行情就会下跌。反之,如果资金所有者迫切寻找股票,而股票持有者并没有物质或心理上的压力,要出售股票,行情就会上涨。我一直记住这条准则,一切取决于供给和需求。我全部的证券交易理论都以此为基础。这个事实每位证券交易人士都须铭记在心,否则就不会明白,为什么有时指数会出现完全不合逻辑的波动。分析发展趋势时,应对各种影响因素进行评估,并要能看出未来的供需情况。

我相信,基本上经济还是会继续增长,因为经济成长的动力是大家对高标准生活的渴望。当富翁变懒,而且厌倦时,还会有其他想提高生活水准、努力促进经济继续成长的人。这就是世界的进程。但有时也有束缚渴望、阻止渴望的障碍。

货币之于证券市场,就像氧气之于呼吸,汽油之于引擎。

证券市场会随着经济的发展缓慢上涨。但我们知道,狗是来回奔跑的,证券市场在长期的经济成长过程中会多次反复大涨大跌。大涨之后,证券市场虽然很少跌回上涨前的水准,但在这段时间,行情将来回波动的非常厉害,主要受中期性因素影响。一是货币。货币对证券市场而言,就像氧气之于呼吸,或汽油之于引擎一样重要。没有货币,即使未来形势大好,世界充满和平,经济一片繁荣,行情也不会上涨。如果没有剩余的钱,就没有人买股票。我们可以说,货币是证券市场的灵丹妙药。但是单靠货币,股票市场就不会起变化,还要加上另一个心理因素。如果大众的心理是负的,既没有人想买股票,市场也不会涨。只有在货币和心理都呈正面时,股票指数才会上扬。两个因素都是负面时,指数就会下跌。

如果一个因素呈正面,另一个因素呈负面,发展趋势就会转平,也就是说,证券市场的行情平淡无趣,不会出现大幅波动。我的公式由此得出,同时也成为我的信念:货币+心理=发展趋势。

结论是,如果大小投资者愿意,且有能力买股票,指数就会上涨。他们愿意购买股票,是因为他们对金融形势和经济发展持乐观看法:他们购买股票,是因为口袋里有足够的资金。这就是行情上涨的全部秘密,即使是经济呈现不利的态势,都适用。反过来,当一般大众非常悲观,负面评价未来,而且缺少现金,一方面因为大众可以将钱投资到其他地方,例如房地产、储蓄或债券,赚取更高的利率,一方面也因为贷款取得更加困难。如果缺少想象力和货币,指数就会跌到谷底。

我认为对中期证券市场,货币比想象力更具决定性作用。如果货币因素是正面的,那么到了一定时候,心理因素也会变成正面的。

如果有很多剩余资金留在金融机构内流通,据我的经验,这些流动资金的一部分最晚在9到12个月之后,便会进入证券交易市场,虽然此时大多数的投资者对股票仍持负面态度。在此阶段,第一批的买进交易遇到的是完全净空的市场,这时指数开始上涨。上涨的指数使大众对股票产生兴趣,于是继续出现买进交易,吸引新的买主,如此循环不已。

如果货币因素是负面的,大众的心理状态在9到12个月之后也会转成负面状态,即使经济第一线的消息仍然相当正面,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行情还是无法上涨。如果大家期待的指数没有上扬,第一批人就会失望地退出股票市场。第一批卖出交易把指数压低,引发进一步的股票出售,如此循环下去。对于中期的证券市场发展,货币至关重要。因此,投机人士必须密切注意影响货币的各种因素。

不一定要富有,但一定要独立”。他向散户揭秘“心理学造就90%的行情”

把资金流通量与股票之间的关系、乐观或悲观的心理因素这二点,简明扼要地列出一个方程式:T(趋势)=G(资金)+P(心理)。他非常鄙视和厌恶完全不具想象力的股票分析系统和软件,认为股市的涨跌是公众贪婪与恐惧心理状态的反映,人性心理共识才是股市行情变化的最重要的推动力。他说:“只有损失才是真实的,获利不过是一种错觉。号子里的交易员充其量只是一个懂得用电脑完成交易、不须花脑筋的办事员,但是身为投资人就必须是一个用脑思考的人。”他认为股市是一片充满凶险的热带丛林,必须靠自己独立的思考才能获胜。

他精辟地告诉散户牛熊转折的特征:“当最后一个悲观者也变成了乐观者时,市场也就走到了‘牛市 ’的尽头;当最后一个乐观者也变成了悲观者时,市场也就走到了‘熊市’的尽头。”

为劝导散户不可用简单的技术指标和数学逻辑来判断股票的走势,他直言不讳地点穿:“想要用技术方法预测股市行情或未来走势的人,不是江湖骗子,就是蠢蛋,要不然就是兼此两种身份的人。”

“我不是任何人的主人,也不是任何人的仆人,这就是我的成就。”“对于股市大盘走势,想象力和资金要比基本面的分析更能发挥决定性的影响。”

特别强调“想象力”在股票交易中的重要性。我的理解,这种“想象力”既是独立的思考,又是从思考中绽放而生的睿智。为何炒股者总是大多数人输而少数人赢?他发现,正是大众不愿独立思考、缺乏想象力和习惯于跟风的心理使然。只有那些从大众普遍心理挣脱出来的人,才是赢家。他认为,仅仅是取得股票信息是不够的,想象力才是投机操作的原始动力和成功的先决条件。这与爱因斯坦那句名言“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的意思相吻合。“在股票市场上成功,不是靠计算,而是思想,用脑子思想”, “在别人不喜欢的地方寻找以后他们会喜欢的东西”, “投机者利用别人的愚蠢所获得的利益往往比靠自己的智慧得来的多,人们可以从别人的愚蠢之处汲取教训”……

毫不讳言自己就是股市里的一个“投机者”,“做财政部长,我不行。做银行家,我不想。我就是投机家和股票族。”在股票投机的天地里博弈,他坚信其中的诀窍如同玩牌:“做一个投机商就仿佛在玩扑克牌,你必须在拿到坏牌时尽量少输,拿到好牌时尽量多赢。”  

在他看来,没有非理性的投机就不存在股市。他如实地道破天机:“股价的波动从来未曾符合过股票的真正价值,股价永远过高或过低。如果股价可以随时反映真正的价值,也就不会有上下波动的行情了。”同时他也自知投机者不是一本百科全书, “但他必须在关键时刻觉察出关联性并作出适当的处理”。为了帮助散户把握好在不同行情循环周期的投机操作,他一目了然地将行情的循环周期划分为股价盘整、顺势波动、急速扩张三个时期阶段,并给出相应的投机策略和方法。他坦言,股市投机家最为重视的是“傻瓜的价值”,也就是智慧的投机家总是利用别人的愚蠢来获利。他把所谓高智商的人也归入无知群众之列,戏称为“博学笨蛋”,并假设“挑选100名高智商的人共处一室,结果显示冲动情绪会战胜理智思考”。他认为,对于大众心理反应强弱的关键时机,经验老到的投机家有时是可以预测到的。比如一旦察觉出大众心理过于狂热,投机家就会退场。

假如你确实买到了价格低廉的绩优股,“那就该到药店买安眠药吃,尔后睡上几年,再从睡梦中醒来,结果必定惊喜连连”。其实,谁说“放长线钓大鱼”就不算是一种另类的投机行为和策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