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懒虾”,是一位地道的散户。在期货这条大河中,屈指一算,他已经混了七个年头。他之所以这么长寿,归功于一个“懒”字。在鱼类发起的一次如屠杀犹太人般的“灭虾”运动中,他只是失去了一条后腿,这反而使他更有了“懒”的理由。

因为懒,连鱼类也不愿吃他——他们怕传染上懒病;因为懒,他更有时间去观察从他上方游过的鱼类,偶尔还能在鱼类自相残杀时捡几片鱼鳞;因为懒,他活得很轻松,更有闲暇去上上网,找找乐子。

多年来,他亲眼目睹一拨拨的虾友前赴后继地从这条大河中消失。心痛之余,他也悟出了作为虾类很难生存的原因。其中,最令他心痛的莫过于那些整天乱蹦乱跳的虾友们了,因为他们认定,“乱蹦乱跳是虾们的天性”,一天不蹦不跳,心就痒痒,即使在找不着东南西北的时候也闲不住。殊不知,鱼辈们最喜欢的就是他们了,一是“虾肉”新鲜,二是目标明显。最可怜的是,有些虾友甚至没来得及见上鱼类一面,就被河流中的旋涡卷上了礁石。

最令他震动的莫过于那些斗性十足的虾友们了,他们认为自己永远是正确的,他们有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大无畏精神,也曾在河流中改写过“大鱼吃小虾”的历史,但大多数时候,他们还是被鱼类吞食或在河流中消失……

最让他可怜的是那些视肢体为生命的虾友们了,他们总希望从鱼类的血盆大口中拽回自己的一根虾须或一条虾腿,但最后反而被鱼类顺藤摸瓜,一口吞尽……

“懒虾”常常口吃般地自语:“虾……虾虾,虾!”

多年来,“懒虾”养成了懒的习惯,他只等着天上掉鳞片的机会,谢天谢地,一年里总有那么四五次让他如愿。这不,又有虾友告诉他:“看,大豆要涨了!”“懒虾”喃喃自语“现在不是还没涨吗?等到真涨了,总会有鱼鳞掉下来的”。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lanxiazhexue.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