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深圳人是有传奇的,深圳的期货人是传奇中的传奇。那些俯拾即是的传奇故事天天都在上演……

“老文”是陕西人,现在四十岁,在没有来期货公司开户前,他买了十几年的彩票,中过最大的奖是五块钱,内地下岗后他来特区了,在福田区环卫所找了一份工作,每经过他家门口都能闻到一股厕所的味道,就这份工作据“老文”说还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得来的。

闻着这股厕所的味道,我就估计这辈子“老文”都不会成为百万富翁了,然而这世上真就有猪撞树上你追尾了的事……

2007年上半年的铜牛让我相信期货确实是个造梦的市场,我亲眼见证了这5个月间“老文”的身板随着铜价上升从瘦到胖再到肥胖的整个过程。

此后,“老文”经常和我说他的梦里不再是漫天尘土的咸阳古道,而多了鲜花美酒希望和憧憬。

有时候我想人类最初的追求其实从来没有改变过,和两千年的诸子百家筑坛辩论,四处奔波一样,为的不过就是苏秦少时所说的理想:宝马华车而已。

“老文”说深圳的冬天,玫瑰依然照样的开,小草依然不停地青翠,是个充满希望的地方。是的,我也曾这样想,所以毕业后就来到了这个城市,这个城市有无数的人在寻找蓬莱,有无数的人暗恋桃花源,有无数的人走进香格里拉,有无数的人重建乌托邦,有无数的人相信天堂……

其实“老文”应该叫老王,之所以大家叫他“老文”,完全是因为“老文”的基本面不错,属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物,尽管从技术上来分析,“老文”看上去并不儒雅,并不斯文,甚至有点五大三粗、暴发户的感觉,可是依然改变不了他投资收益如日中天的上升势头。

发达后的“老文”常作惊人之举,令期友拍案叫绝,叹为观止。就说截至今年五月他做单做什么赚什么,于是在阵阵的赞叹声中,他意气纷发地挥毫泼墨为自已写下这样一副对联。

上联是:谈期论金非等闲敢笑电视评论员。

下联是:察盘观势总满仓羞煞期海操盘手。

横批:独步期林!

这副对联直接奠定了他在我们公司客户群中至尊无尚的地位。

然而,斗转星移,到了2007年9月,铜市就像一首绝句,为“老文”的期海征程划上了句号!五月,铜价自高点开始急速回落,“老文”三缄其口,一言不发,挨至月末,终于忍痛砍掉多单,自吟自唱道:“铜市兵荒马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他看看盘面,觉得空头势大,于是开始抛空;六月,铜市反弹,“老文”又一次被套,开始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七月,“老文”资金已经损失近半,想远离市场,休息一月,但看着不断攀升的铜价,贼心瘙痒,满仓再次冲进市场,不想却买了未来一个月的最高价,每当看到铜价再度下跌开盘,“老文”就面如土色、口中咒骂不停;八月,“老文”看着铜价的眼睛折射出来嗖嗖寒光,犹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双刃剑,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老文”方圆几米的人都将无一幸免,此时“老文”开始借酒浇愁,他编的:“远看期市像天堂,近看期市像银行,进了期市像牢房,不如回家放牛羊”的绕口令一度被期友以一传十,散户们人人自危,感觉前途渺茫;九月,“老文”从当初的大户迅速蜕变成如今的散户,成功的时间太短,短到来不及让老文把家拾掇好搬进靠厕所远一点的地方就结束了。

如今的“老文”握着酒瓶,不停地往口中送着烈酒。他说短暂的是人生,长的是悔恨。何况是在他黄粱一梦后?他现在常不停反思、苦苦琢磨着为什么曾经风光一时的自己如今栽了这么大的跟斗?

铜市的深幅调整使“老文”的投资理念受到严重摧残,他今年高价且满仓买入的期铜,让他财富瞬间激增,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操作风格,如今他被空头蚕食得只剩一堆皮毛。

人生何其戏剧,人生何其无常,人生就如同期货的行情一样,起起伏伏,周而复始……

传奇的人生可以出人意料地发达,让人疯狂;传奇的人生也可以出人意料地谢幕,让人唏嘘。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在哪里站起,也可能会在哪里倒下!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laowenqihaichuanqi.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