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10月28日

xiaozhu

没有什么比市场调查报告更有说服力了:收成和消费数字、库存状况等等无以可争辩的逻辑性比肩共存,预测大豆、冻蟹以及猪肉的行情发展几乎像儿童游戏一样简单。只是人们容易忘记一些无法预料的事,他们在交易中的作用往往比精确的数字重要的多。

关于这一点我想讲一段我的亲身经历。腊肉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早餐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1933年春天,它是市场的焦点。一支来自于芝加哥的股票经纪人大军充斥于美国和欧洲。他们当中所有的人都在讲述他们绝妙的建议。他们发现了“百年不遇”的投机机会并希望他们的客户从中获益。

自古以来,在玉米和腊肉之间就存在着一个恒定的相对价格,因为用玉米可以在“猪工厂”里生产腊肉。如果我们设定玉米的价格是100,那么腊肉的价格自然是120,一直如此。

然后几乎不可思议,当时玉米的价格为90,腊肉的价格为130。每一个名副其实的投机家都必须抓住这一天赐良机。人们只需要在芝加哥的交易所开仓买入玉米,然后卖出开仓腊肉。因为这两个品种的差价太大了,肯定会在短时间内缩小差距。跟很多朋友一样,我也禁不住一试,但事与愿违,命运跟我们开了一个痛苦的玩笑。玉米价格越跌越低,腊肉价格越爬越高。失败是残酷的,也是无法理解的。

怎么回事呢?原来,华盛顿的白宫里进驻了一位新的主人:富兰克林·D·罗斯福。他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也是经济的新时代。在那些无数的对生意产生影响的法规中,有一条命令,要杀掉上百万口猪。这一行动的结果是:没有足够的猪来吃玉米,造成了玉米价大跌;同时也没有足够的喂养好的猪,猪肉同样缺乏,其价格直线上升,腊肉价格也上升了。

食油加工企业受到了重大打击。几乎完美的投机生意夭折了,因为我们一时忘记了,即使在最保险的交易中也要考虑到各种因素,尤其要考虑到意外事件。

但是投机者们总是在事后才明白(深圳期货网注:更多的时候,在事后也不明白)。这正是做贸易投机所需要承受的风险。否者它只是最初级、普通的贸易。

本文来自安德烈·科斯托兰尼《大投机家4》P48,海南出版社,丁红译;由深圳期货网www.szqhw.cn)整理,可自由转载,望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