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这是在2000年郑州商品交易所推出新国际小麦期货后发生的事。

半夜的铃声惊醒了睡梦中的老吴。“老吴,我刚得到可靠的消息,小麦价格还要拉到1400元/吨以上。”放下电话,老吴睡意顿失。

老吴是一家大型谷物公司的老总,他的公司专门经营本地小麦的收购和外销。经过一个多月来的考察和论证,老吴在2000年4月21日以1315元/吨的价格在期货市场卖空了500手2001年1月期新国际小麦合约。下单时,他是信心十足的。他切切实实算过一笔账:当地符合交割标准的小麦的现货价格最高不过1120元/吨,加上交割费、运输费和资金成本等,交货成本不超过1215元/吨。以1315元/吨的价格在期货市场上卖出,1吨至少能赚上百元。

老吴在心中又反复算了几遍,“没错,利润是明摆着的,但价格要是真的拉到1400点以上,那我可是一吨浮亏100元了。”老吴连夜召集有关人员,商量出一套备齐资金分批加码的计划。

以后发生的事情就是小麦期货市场上著名的“黑胚粒”事件,郑州小麦期货价格从4月底开始一路扬升。7月底,2001年1月期小麦上冲至1445元/吨,3月期小麦也见到了1400元/吨。按照计划,老吴在此价位分别在1月、3月合约上加码卖出各500手。至10月10日,两合约又再次分别创出1532元/吨和1510元/吨的天价。老吴的最后一笔500手空单是在1500元/吨卖出去的。下这一笔单时,老吴的脸蜡黄蜡黄的,他已经不敢再去算自己手中的空单到底浮亏了多少。老吴知道,如果失利,自己的公司就会消失。

倔强的老吴知道自己的账没有算错。“麦子总归是麦子,不会变成金麦子。”老吴认准了这个死理。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货能否顺利交进交割库,为此老吴整日奔波在交割库和交易所之间。当拿到1月合约的仓单时,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3月合约却让他省心了不少,自10月初开始,3月合约一路下跌,至2001年2月,价格已经回落至1250元/吨,老吴的3月期空单是在1259元/吨轻松获利平仓的。

老吴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上共获利350万元。此后,“麦子总归是麦子”便成了老吴的口头禅。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maizizongguishimaizi.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