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陈先生原本为湖北某铜矿产区的农民,没有多少文化,但凭着其天生的大胆与小聪明,白手起家经营铜矿石买卖八年,赚下了几百万元家财。此兄性格大大咧咧,行事不拘常礼,也有一点不讲道理。

从8月初开始,小陈在上海期铜市场上一路放空,高抛低平;但是问题来了,这位“陈咬金”每次操作的仓位都很重,有点让人提心吊胆,我只好每天将我的大部分时间精力用在了对他的紧密指导和沟通上——陪他反复分析行情、制定策略、控制风险;陪他吃晚饭;陪他晚上盯外盘走势并疏导其紧张的心理。

那段时间,我被同事们戏称为“三陪经理”。

到12月,其账户资金已由当初的100万元增值为330余万元,此时的小陈顺风顺水,踌躇满志,认为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一,已炼就“金刚不坏之身”。为了早日实现其“一年赚它500万,换辆奔驰600开一开”的豪言壮语,他向我提出了允许他大幅降低保证金率,透支超仓下单的要求,面对眼前这位被胜利冲昏头脑的不可一世的“拿破仑”,我站在他的立场,反复说明超仓下单对他自身的巨大危险,婉拒了他的过分要求。

但此时的“拿破仑”已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经过两天的反复谈判未果之后,“拿破仑”拿出了“杀手锏”:“老曾,如果你今天不同意我的要求,我就撤资金,到别的期货公司去交易,同意不同意,你给我一句痛快话。”

面对着这个几乎是我的最大客户的他,我沉默了,经过30秒钟可怕的寂静后,我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NO”。“拿破仑”站起身,大声吼道:“那他妈的我们就Bye bye。”

“Bye bye 只是暂时的,我相信,即使你离开了我的公司,你也还会再回来的。而且我送你一句话:天才和白痴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差。”我痛苦而不卑不亢地答道。

“拿破仑”走了,我与他仍保持着电话联系。四个月后,听其声音语气,他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自负了。一年以后,他在电话里终于向我承认他在另一家期货公司里大量超仓交易,结果,东一下强行平仓,西一下砍仓,心态完全做坏,一共亏掉了400余万元。

他现在想起诉那家期货公司允许他超仓交易,欲请我做他的法律顾问,我再次婉拒了他的请求。

再过了一个月,我得知他带着十几个彪形大汉把那家期货公司里里外外连人带物砸了个稀烂,并在与对方的血腥斗殴中受重伤,震惊武汉期货圈。

又过了五个多月,我的电话听筒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曾经理,我还有20万元,想回到你这儿来做交易,你看我还能东山再起吗?”

“有这个可能,如果你回到我这里来交易的话。不过,我还是不允许你超仓下单。”

“以后即便让我超仓,我也不会这么干了。”

“这就对了,那么你就过来吧!”

“拿破仑”又回来了。

现在,“拿破仑”的账户资金已由20万元增值了近六倍,他已成为我最忠诚的客户之一。与过去不同的是,他的性格平和了许多,遇事也比较讲道理了。

噢!还有,他脸上新增了一道6厘米长的伤痕,每当他重仓操作、面色紧张时,这道伤痕就时不时地痉挛,格外显眼。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napolun.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