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皮皮原来是股民,最起码在2003年的时候还是,当时他是一个小散户,资金也就五万来块钱,不过,那还是入市的时候。2003年年底时也就剩下三万左右了,不过皮皮摆的谱儿可不小,在不明真相的人面前时时以大户自居。

并且,他还总在股市收盘后在交易厅出口处开始发表演讲,绝对的民间股评家,周围听的人越多越来劲,指手画脚,口水乱飞,某庄家资金的进出、某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等了如指掌,听得一些新下水的小虾们目瞪口呆满脸羡慕,不不,是满脸仰慕,常常报以热烈掌声。皮皮此时才能得到一点安慰,唉,其实他们不知皮皮深度被套的痛苦,当然皮皮也不会告诉他们的。直到人们全走光了,他才骑上自己的破自行车回家(在别人眼里皮皮是有车族是大老板,所以他必须要走晚点,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骑的是自行车)。

皮皮的谱儿被期货居间人给瞄上了(也就是注意到了),把他当成了股市的大户,有钱的大老板,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又是耐心地讲期货行情。天天把皮皮供着,皮皮不说做也不说不做。哈哈哈,真是过足了瘾又得了不少好处。

时间久了,居间人了解了他的底细,就不再理他了。到了2003年年底的时候,股市萧条得很,新的小虾也少得几乎没有了,交易厅里有时候连个人影子都没有,期货居间人也不理他了。唉,真是无聊呀,看看自己买的股票已经三个月没动静了,不要说上涨连跌都不跌,要不去期货公司看看吧。

2004年年初,皮皮把股票全部卖了,然后进入了期货市场。在期货公司里,皮皮是看不上那些期民的,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你们见过啥大风大浪呀。我们股市上那才叫过瘾呢,就你们这点资金,哼。”其实,皮皮也就是3万元的小散户。

期货公司里的人他就更不放在眼里了,交易部的人为他服务他说是应该的,研发部门他说还不如他都是混饭吃的,市场开发部他说都是拉皮条的。哈哈哈,我们亲爱的皮皮呀,就这样的个性。

皮皮觉得自己的本事玩玩儿期货那是小儿科,那些期民每天紧张得像啥似的,连上厕所都没时间。皮皮说那不是“将才”。

皮皮不听期货公司人员的劝告,满仓买进沪铜409合约,当时的价位在24500元左右,买进了3手。皮皮真命好,买了就涨,一直到30000才平仓,皮皮美得鼻涕泡都出来了,这一下竟赚了八万多。皮皮暗想:“真他妈的过瘾,比股市刺激多了。”这次在别人眼里看来是非常成功的操作使皮皮受到了期民的追捧,皮皮已经被称作“皮皮哥”了。有人问:“皮皮哥,你真厉害,你咋不买辆汽车呀?”皮皮脸一沉:“你懂啥,我是为了锻炼身体。”不过皮皮也有买车的想法了,已不止一次浏览汽车网站了,到底是买辆奇瑞QQ呢还是买辆奥托或者面包车也行,不过“皮皮哥”还没拿定主意呢。

行情没有闲着,皮皮也没有闲着(还是叫“皮皮哥”吧)。在沪铜29500元附近又满仓放了空单,卖出了8手,虽说期货公司的研发人员一再提醒他注意风险,可“皮皮哥”是不管那些的(因为他认为研发人员都是混饭吃的)。命运之神又一次呵护了“皮皮哥”,沪铜一路大跌。在24500附近,“皮皮哥”又正确地糊里糊涂地平了仓,天哪,这次赚了二十万,加上前面赚的都三十多万了!

“皮皮哥”真是疯了,他在24000元再次满仓买进沪铜411合约25手,看着行情一天天不断上涨,“皮皮哥”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神人了,每天请客吃饭的期民都排队,在期货公司里被一群人前呼后拥着。“皮皮哥”又找回了自我。每日收盘后的期评又开始了。

奥托、奇瑞QQ是不行的了,奥迪车不错,就是颜色单调些。言归正传,沪铜越过前期的高点30000点,“皮皮哥”的利润已经100多万了。此时,国际原油价格飞涨,期货价格在45美元以上好久了,并且50美元随时可破。如此以来对世界经济肯定有负面影响,铜的需求会减弱,铜价随时可能下跌。这些话研发部门和“皮皮哥”说了好几次了,“皮皮哥”不听,“皮皮哥”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你看看某某股净资产都成负的了,股票还20多元呢。”铜价涨过30000元后,“皮皮哥”把所有的保证金连利润统统加码满仓买进。奥迪车不如宝马车,前几天“皮皮哥”在网上看了一款宝马车,心里早就痒痒了。

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LME期铜暴跌,沪铜也紧跟其后,“皮皮哥”的多单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等“皮皮哥”能出来的时候都穿仓了。

我不知道“皮皮哥”在想啥。奥迪没了,奥托也没了,你要知道它们差点属于“皮皮哥”,只是“皮皮哥”没有准备好。在幸运来临的时候,你准备好了吗?要不然你的破自行车也会不见了。哈哈哈。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ppdeaige.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