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期货市场就像一面镜子,真实地反映出人性最本质的一面:贪婪、恐惧、偏执、侥幸等等。在这个浓缩的社会中,我们感受着真实的别人,也感受着真实的自己。期市也像一个五味瓶,不同的人在瓶中品尝到不同的味道,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也感受着不一样的滋味。有行情错过时的酸楚,也有平仓盈利后的甜蜜,更有浮盈化为亏损时的辛辣和遭到强平后的苦涩。

期货市场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让他去做期货吧,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让他去做期货吧,因为那里是地狱。”这句话道出了期货神秘且无法言说的魅力所在。

我是1980年出生的,介于“70后”和“80后”之间的一个尴尬位置。也许正因为此,我才能以一名旁观者的视角更加真切地触摸到不同时代人在期货市场中的真实心境。

在我周边,形形色色的“60后”、“70后”和“80后”活跃在期货市场中,不分性别,不分职业,甚至不分资金大小,每个投资者都有自己独特的期市经历,酸甜苦辣咸,个中滋味,局中人才体会得到。

60年代生人—现货商老赵

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老赵进入期货市场之前,是从事粮油贸易的商人,做事执著,不轻易服输,他在期市的传奇经历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那一代人的心路历程。

那是在2003年的1月,美国农业部发布的农产品供需报告出人意料地大幅提高美豆产量和结转库存,使国际国内豆类市场出现暴跌,现货豆粕在一周不到的时间内每吨跌去七八百元,老赵一下子损失了十多万,这时他听生意上的朋友说,期货可以与现货进行对冲操作,规避风险,从此开始接触期货。

2003年的连豆比豆粕活跃得多,3月初,老赵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2650左右的价位上满仓做空20手大豆。我们知道,这一年正是美豆摆脱长达4年的底部盘整,向上突破的关键期,大幅拉升前的主力频繁振荡洗盘。

就在老赵空单下进去不久,主力空头突然发力,4天内剧增近8万手持仓,期价连续几个跌停直泻200多点,一度跌破前期颈线平台。老赵的大豆空单在2500附近平仓出场,几天的功夫一下子赚了3万多,他喜不自胜,觉得期货不过如此,只要胆子大,再懂点现货背景,就一定能做好。

但在那次深幅回调后,大豆市场即在巴西罢工及产区干旱等题材的炒作下一路飙涨到了2004年的近4000元/吨。老赵并未理会大豆后来的牛市行情,刚入市就歪打正着的他完全忽视了逆势操作的危险,为后来的亏损埋下了隐患。

第一笔单获得成功之后,老赵不再满足于仅仅关注豆类品种了。3月底,经人推荐,老赵在17500的价位上半仓建了4手沪铜的多单,建仓不久即遭遇“非典”,铜价暴跌,最低跌到了16300,市场一片恐慌,纷纷砍仓。老赵的多单也差点被强平,他不肯服输,又补了4手多单。

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沪铜逐渐回升,在17000—18000之间进行了长达几个月之久的宽幅振荡,老赵换月守仓,做起了长线。

2003年6月,老赵通过现货渠道了解到当时各地的粮食库存很低,市场供应较为紧张,于是在1630附近重仓建了30手强麦多单。和铜一样,老赵的多单进场就被套了,麦子一路阴跌,到6月底最低跌到了1550,老赵又差点穿仓,他依旧抱着坚决不止损的信念,在最后关头守住了多单。麦子探底回升,一路上扬,再没回过头。老赵换月守仓,将麦子的多单一直拿到了2004年的1月。过年前,老赵将麦子和铜都平了仓,那时麦子已经涨到了1950,沪铜则涨到了24000。

经过近一年的实战,老赵凭借“不止损”和“重仓”操作从期货市场上迅速积累起了几十万元的资本,胆子也大了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隐藏在这种操作方法中的危机。

危机出现在2004年的3月,老赵在16500附近重仓建了20手铝的多单,之后铝不断上涨,到4月下旬,最高涨到了18500,手握盈利头寸的老赵将铝的上涨目标锁定在了20000,并在上涨过程中不断加仓,成本逐渐接近18000。这时,国家为抑制经济过热,出台政策加强宏观调控,期市因而出现暴跌,噩梦从此开始。

不到一周的时间, 接连几个跌停板将铝打到了16700,霎时多头血流成河。老赵的多单由于仓位太重,高位加仓又占用了剩余流动资金,铝多单在几个停板后遭到强平,好不容易在期市积累起来的资本瞬间化为乌有。虽然沪铝在6月份以后重拾涨势,但老赵的多单早已出局,无力回天。

期货本来是企业用来转移现货市场风险的工具,但在运用过程中往往容易出现“虎头蛇尾”的现象,不少人抱着套期保值的初衷,最后却转变为了投机操作,当然也就违背了规避风险的本意,变为承担风险了。

在总结自己前些年来的经验教训后,老赵由衷地感慨道:“在期货市场,我用错误的方式赚过很多钱,但都是昙花一现,错误终究是错误,最终还是还给了市场。”市场不会允许你重复犯错,“重仓”和“不止损”是长期稳定盈利的大忌。

70年代生人—擅长短线的林子

中文系毕业的林子,76年生人,现已在期市摸爬滚打近10年。刚入市时,意气风发的他曾凭借1.1万元起步,靠抓波段行情在6个月时间内把资金做到了20万元,由此打下了他在期市的名气,身后不乏敬仰和追随之人。

他的盘感不错,反应也很灵敏,擅长看各种技术指标做单,喜欢操作白糖。曾经有一次,为了锻炼短线水平,林子用几千元做了一手白糖,在一分钟KD指标指引下一天内做了两百多个来回,平均一分钟就要进/出一次,正确率一度达到90%以上,靠一手单日内“抢帽子”式进出就赚了将近一万块钱。收盘后,精神紧张了一整天的林子瘫倒在椅子上半小时都起不来。

这样一个极具投机天赋的人,最后却在“贪”字面前栽了跟头。

2003年年底,沪铜走出了窄幅盘整4年之久的牛皮行情,创出历史新高,林子敏锐地察觉到铜的牛市行情就要来临,于是他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还找亲朋好友借了十多万元,在21600附近满仓杀入铜多单。

不料沪铜并没有立刻飙升,而是延续了一周多的阴跌,借来的钱出现浮亏,林子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他不禁对自己最初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加上又是满仓操作,多单在19000多点被洗了出来。这次失败的操作不但亏空了他的资金,也打击了他的自信,虽然沪铜在随后的几年内像他当初判断的那样大幅攀升,翻着倍地飙涨,但对于林子来说,错过的终究错过了。

从那之后,林子的操作稳妥了许多,也不再借钱投资了,他认识到,做期货要用闲钱来做,这样才不会因为资金压力过大而妨碍自己对市场的正确判断,容易导致亏损。

80年代生人—初入期市的小蓝

      小蓝是个87年的小女生,本科学的国际贸易专业,对金融市场有着浓厚兴趣。涉足期货市场前,她连股票都没有炒过。2009年大学毕业那年,她从家里借了一万元钱,从一手豆粕做起,开始了自己的期货生涯。

刚入场的她,短线盘感出奇得好,日内高抛低吸,总能抓住拐点。但胆子不大,每次稍有浮盈就马上平仓,止损也快,操作虽不频繁却从不拿趋势单。就这样做了半个多月,几乎80%的单子都能盈利,账上也逐渐累积起了一千多元。

刚参加工作的小蓝那时就常跟同事说:“我才不贪心呢,能每天赚个盒饭钱就行啦!”

就在她满足于这种蚂蚁搬家式的操作时,大幅亏损不期而至。那天上午开盘豆粕表现十分强劲,涨势喜人,可就在她选好点位刚把多单敲进去不久,所有品种突然大幅跳水,豆粕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展开了一波凌厉的跌势,瞬间拉下来一百多点,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小蓝一下子愣住了,她手忙脚乱地跟着挂止损单都无法成交,好在后来终于幸运地抓住了一个小反弹,才得以平仓出场。

这笔单一下子就亏了将近一千元,把之前多次操作累积起来的盈利一下子吞掉了大半。

经历过这样的行情后,小蓝成熟了许多,对瞬息万变的期市也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做单不再那么随意了,开始学着放大盈利。

我们知道,在期货市场,正确率是稳定盈利的重要前提,但不是唯一前提,胜率与合理的盈亏比有效结合才可能让我们走向成功,小赚大亏的做法最终仍免不了亏损的命运。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qishiwuweiping.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