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前段时间,面对非同寻常的期铜涨势,我常常沉思默想……

打从去年下半年起,国际市场上的LME铜就仿佛中了邪似的,气昂昂地、义无反顾地、持续不断地往上涨、往上涨,竟涨到每吨8000多美元,连有时候歇歇气儿,打个盹儿,都显得非常勉强。这LME铜怎么就那么牛呢?

这件事,让我颇费心思,不停地暗自琢磨,想弄个明白。我上网或读报,咨询或求教,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地寻找期铜持续大幅上涨的答案:有说是基于铜金属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将面临着短缺的远景,有说是归究于国际基金的兴风作浪疯狂炒作,有说是国内经济发展对有色金属需求大幅度的增长,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总之,说来议去,归之于一句话:铜价的上涨是硬道理。

不就是一个铜吗?是铜不是金,铜能变成金?即便我使劲地、认真地去思去想,多方去寻求答案,但还是越思越困惑,越想越觉得不分是非,无法弄个明白。这样的期铜,这样的市场,我想得头痛,百思不解!

有一天,我读到投资大师巴菲特的一句话,头脑好像有些开窍了。巴菲特说:“我对于市场从来没有什么想法,原因是这没有什么好处,而且它还可能会扰乱我们已经有的好想法。”大师的话确实精辟。对照大师,我顿觉惭愧。我对于市场,从来都想刨根问底,多思多虑。事实果然表明,与己确实无益。

但想想似乎又有些不对,因为我与大师有最根本上的不同,因为在我的头脑里,从来就没有过“已经有的好想法”,你说,除了面对市场苦思冥想,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唉,真的,面对期铜的非常涨势,多思无用,但是我又想……

我赞成这样的说法——糊涂事总是由聪明人来做的。

能来到期市施展才华的人,想必大都是些聪明人,或如同我这样的,自认为是聪明人。正是这些聪明人,在期市做了许多糊涂甚或愚蠢的事情,惹得业内外那些真正的聪明人乐不可支。想想自己的行为,确实不假。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整天观看LME铜上涨且赞叹不已的伙伴阿金都有些飘飘自得。原因嘛,自然很简单,就是彼此手里都多少持有些沪铜的多单,换言之,是踏上了期铜上涨的时代快车。但这样的好光景并不长,紧接着,我俩就陷入了无所作为的境地。原因嘛,自然也很简单,就是抛出了手里的筹码,过早地下了车,眼巴巴地 看着期铜持续上涨,无所作为地进行壁上观……

我不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期市交易的老手,阿金也没有遇到过这样难得的持续上涨的市景。说实话,面对一个劲儿上涨的期铜,那时持有多单的我俩,表面上虽然得意,但内心里患得患失,实在是很虚。说真的,对于期铜的走势,我俩心里真是没有一点儿底。

期铜可能掉头向下的恐惧,日复一日占据着我俩的心胸。我整天想的是:“更好是好的敌人。”而阿金也没有忘记以往当断不断的教训,不时叨唠着那句名言:“树是不会长到天上去的。”总之,两个聪明人的想法完全一致:好景不会常在!这样想的结果是,当沪铜才涨到每吨不到60000元时,我和阿金迫不急待,赶紧出手!

我与阿金的交易后来被证明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交易,诸君想想,除了用聪明人干了糊涂事来掩饰或自嘲外,又能怎样? 

这件事,倒让我悟到了一点真经,又长了一点见识。正如阿金总结教训时所说:“需要记住的是,树固然是不会长到天上去的,但有的时候,有的树的确会长成参天大树!”

在期铜持续上涨的日子里,自己被迫成为一名观景的看客,内心里有时就特别的郁闷。表现在外观上,就是整日里灰头土脸,提不起精神。

5月中旬里的一个交易日,中午趁休市的时候,为了解闷,也为了消磨时光,我没如往常那样呆在期货营业部里独自儿打坐,而是一个人出了门,沿着街道溜弯儿。

期货公司营业部所在的街道自然是闹市区。放眼望去,街道两边林林总总汇集了五花八门的商店。走不多远,不经意地一瞥,发现不知何时这里已新开了一家玉器商店。信步踱入店内,只见店内营业面积约三四十平方米,布置得清新亮丽,精巧雅致。两边的玻璃柜台内,鲜红的绒布上,摆设着众多各类小巧精美、玲珑剔透的各色玉佩件,中间的古董架和三面的柜壁上,错落有致地陈设着各种造型的玉雕器件,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在洁净的店面后方的一方小桌旁,坐着一位衣着素雅的四十多岁的女士,正对着一部电脑忙碌。见有客人进门,随即站起身热情地打着招呼。真巧,眼前的女士竟然是我曾经的同事阿玉。阿玉原本是单位的会计,四十岁不到就主动办了内退手续。前两年,内退后的阿玉在家无事,就来到期货营业部开了个账户,和我又成了同事。出于曾经是同事的情面,以往我可没少给阿玉一些期货交易的指点。

笑盈盈的阿玉热情邀我坐下。阿玉告诉我,她最近已了结了期市账户,拿了本钱利润,转而开了这家小店,终于遂了自己爱玉的夙愿。阿玉所开的这家玉器店虽小,但座落在闹市区,没有百八十万的资金恐怕是开不起来的!我对阿玉油然升起了一种敬意,阿玉做起期货来从不显山露水,不知不觉竟然从期货市场里获利不少,确实不易!

走在返回期货营业部的路上,我还在回想着阿玉的经历……这轮上涨的期铜不知圆了多少人的美梦,此即一例。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ssswsj.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