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02日

那么多比她年轻而又精明能干的人都输得两手空空,而这位凌老太,凭什么,只有她会赢呢?我百思不解。我想了好久,好久,最后终于懂了,她赢了,赢的是心态。

小王是我在大学研修班结识的同学,现在省城一家期货公司营业部任经理。由于我俩一见如故,性情相投,平日里便经常有些来往。小王知道我正致力于投资文学的写作,常常在言谈间向我讲述一些期货投资方面的轶事,权当作向我提供素材。在一次周日的见面中,小王给我讲了一个他所亲身经历的故事。下面就是小王的口述。

那是在2001年的春季。虽然正是春暖花开时节,但我们营业部的员工,心情普遍却很压抑,全无身临春天的喜悦。期货市场的交易持续萎缩,交易额低迷,客户日渐稀少,营业惨淡,一天比一天冷落萧条。为了扭转经营的颓势,扩大公司的影响,招徕客户,营业部想尽了办法:或是在报刊上刊登广告,或是派员登门拜访,或是在周六组织期货投资交易讲座,等等,无所不用其极。但令人沮丧的是,费尽了力气,前来交易的客户也不见增加,反而逐日倒有所减少,愁得客户服务部的小李,整天坐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只是发愣。

但那一天,是周一,期市开市交易后的上午,对此,我记得非常清楚。我站在空旷的营业部大门口,望着街道两旁法国梧桐树抽出的春絮,在人车川流的大街上漫无边际地飘浮,心情忧郁,百无聊赖。正在神思恍惚中,一位衣着整洁、文质彬彬、发已花白的女性,径直走到我面前,向我打听,如何能开设一个期货投资账户。我实在没想到今天会能有这样一个好运,仿佛冥冥之中,上天关照我,竟然凭空给我送来一个客户。激动之中,我热情地接待了她,并亲自引导她办好了所有的开户交易手续。

这位开户的女士姓凌,是位已经退休两年的专科学校的老师。按照普通客户的标准,她的开户资金是5万元。兴奋不已的小李,利落地给她办好开户的手续,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止不住有些好奇,悄悄地对我说,她都已经是一个老太太的年纪了,竟还来做期货?我赶紧制止了这小姑娘的胡言乱语。然而,说实在的,我心里也确有同感。业内都说期货投资交易,是勇敢的年轻人的游戏,这说法我大致也认同。在我那营业部的客户里,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而且是年轻的男性占有绝对的比重。当然,女性客户也有一些,但类似凌老师那样的年纪,则真正是绝无仅有。如此一来,凌老师在交易大厅中的露面,就很是引人关注。而好像是伴随着凌老师出现的同时,“凌老太”这一对她的称谓,也就从员工和客户的口中传出。

这以后,每当开市的日子,早早的,当营业部的员工还在整理着内务的时候,凌老太就已经提着一个旧手提包,安详地等待在营业部的门口边儿了。每天,在开市前十分钟,我照例巡视营业部的各个部门时,放眼望去,在交易大厅的一排排电脑前,总是能看到凌老太端坐在客户座位上的身影。我不由地想,凌老太到底是教师出身,真正是守时而又敬业啊!每逢正午的休市,客户便走的空空的,各自去享受午餐。诺大的大厅里,就只剩下凌老太等二三个客户。我多次观察到,此时的凌老太,会有条不紊地收拾好电脑,不慌不忙地取下脸上的老花镜,用双手拂拂脸面,然后打开随身携带的旧提包,取出一个铝质的小饭盒,慢慢地走到营业部为客户提供的热水处,准备自己简单的午饭。饭后,凌老太就坐在椅子上,或稍稍闭目养神,或逛逛投机倒把论坛,静静地仔细阅读……

日子就这样流水一般的逝去。期货市场的行情,依然不见根本的好转,客户徘徊观望,交易额一直低落。唉,虽说是经营惨淡,但营业部方方面面的事情却不见少,烦琐的事务也接连不断,忙得我整天团团转。时间一久,作为客户的凌老太,在我的脑海里也就渐渐淡忘。接近年底时,忽一日,我想到了凌老太,估计这位期货交易场上的生手,如同我那大多数客户一样,本金基本上是已经玩完,已被无情的市场淘汰出局。于是,我随意问了一下小李。谁知,小李却说,经理,我还正想告诉你呐!算一算,她老人家的交易户头上,还多出了5000元呢。哟嗬,这个凌老太,还挺能撑的,我想。

又是一年的春暖花开,法国梧桐树的丝丝花絮,洋洋洒洒地依旧飘浮在喧闹的街市。期货市场的行情走势,上半年一如既往,依然是没有大的变化。但到了这一年的下半年,一些商品期货终于活跃起来,渐渐地,交易也就有了些起色。加之,股票市场长期低迷,也吸引了一些股民来期货市场试水,营业部的大厅,也就少有的显现出些人气,间或,也还出现多年未有的客户拥挤的火爆现象。于是乎,在交易的空隙或休市的时候,一些自认的高手或专家就频频出现,面对围拢着的客户,点评着行情,指引着操作。偶尔,我在忙碌中向交易大厅客户群中一瞥,常能见到凌老太伫立聆听教诲的身影,而且,表情是那么认真专一……

转眼又是年底将至。在忙碌的空隙中,我又想到了凌老太,想到她诺大的年纪,两年来兢兢业业,吃惊受苦,买进卖出,一心给营业部打工,实在有些同情和不忍。但小李的回答却叫我吃惊不已。事实上,凌老太不仅没有如同她的大多数同行那样,操作了一年,落得个亏损,甚而出局,在她的账户上反而出现了19万的盈利。这实在令我也令小李那些员工们吃惊!在那跌跌涨涨的行情中,在那谁也把握不了的利多利空的走势中,在那眼花缭乱不知所从的市场交易中,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一个期货市场上高手们不屑与之为伍的新手,不仅能够生存,竟然还取得了如此不菲的盈利。这实在是令人不解!至此,我不由得对这位凌老太,产生了些许钦佩,有了些刮目相看的意思。毕竟,我深知,即使是混迹多年的高手,抑或是资金雄厚的客户,在期市,到头来免不了也可能会落马出局,沦落为曾经的大户。呵呵,想不到的是,凌老太居然取得了这样的业绩,这足以令人称道,羡慕不已!

当法国梧桐的花絮,第三次在街道上漫天飘浮的时候,期货市场的行情,犹如冰冻的河水,在那和煦的春风吹拂下,终于解冻,化成了春水,涓涓不停地流动起来……及至年中的时候,这涓涓的细水汇成汹涌澎湃的河流,一往无前。行情快速涨跌,交易突显活跃,所有上市合约的价格都大幅上涨。尤其是,CU501合约的价格一举突破了长期的整理箱体,在每一个交易日里,铜价都是昂首向上,向上,涨了又涨,看了令人不由得血沸心跳,情迷意乱。

交易大厅里终日是人头攒动,客户们庆贺着牛市的来临,相互激励,兴奋不已,一个劲儿地下单,还是下单,买进,还是买进。交易大厅里的期评家们,纷纷发表评论,一致指出:牛市不言顶,机会太难得。高手们也频频放言,要抓紧这难得的机遇,只管大胆买进,笃定赚个盆满钵满。客户群中,洋溢着一片乐观热烈的气氛,及至引发整个交易大厅里的空气,也弥漫着一种莫名的燥热气味……在如火的行情中,下单者络绎不绝,甚至于在合约连涨了十一个交易日后,还有人大胆地追风买盘……

大盘是在连续上涨了十二个交易日后终于反转的,而且,大盘反转的势头之猛、之决不回头的气势,却又是令几乎所有的高手都未能料到且瞠目结舌的。那些在近日接近价格顶部下单的客户,全被套得死死的,一个也未能逃脱;而那些悔青了肠子的高手们,即使把保证金全部赔上,也还不够,还得翻上个几倍,进行倒贴。交易大厅里,群聚着捶头顿足、唉声叹息、悔不当初的客户,情绪低沉、压仰而又郁闷……

行情已经不再,灯光相继关闭,客户渐渐离去……只有凌老太还端坐在那里,守着面前的电脑,独自在盘查着什么,脸上平静如常,全然不理会交易大厅那异常空寂冷落的气氛。一位曾经的大户,一脸的沮丧,松散着领带,满怀疲惫,拖曳着迟滞的脚步,走过凌老太的身边,见她还守在电脑前忙碌,实在是于心不忍,便用绅士般关怀的口吻对她说,回去休息吧。年纪大了,还是身体要紧!凌老太应声扬起头,轻轻说声谢谢,脸上满是感激的表情。稍后,她关闭电脑,仔细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缓缓地起身,如同平常那样,提着她那旧提包,离开那早已是空寂无人的交易大厅……

望着凌老太缓慢远去的身影,忽然间,一种近似内疚的心情涌上了我的心头。凌老太,这位发已花白、神态安详、年龄上完全可以做我母亲的客户,在这一波谁都难以逃脱的行情中,她所承受的巨额亏损,仿佛完全应归咎于那个春天里我的热情引入……唉,我不禁沉浸在对自己的深深的自责之中。

但令我大跌眼镜的是,我此时的心情,不多时,就被小李的一番话证明完全是庸人自忧!下班后,小李悄悄地告诉我,凌老太已在前个交易日,将手中的合约分批全部出手,在大盘下跌前,跑了个一干二净。她今天只不过是来复复盘,重温自己那已成为历史的辉煌交易。小李刚才仔细查看了一下凌老太账户上的交易记录,只这一波行情,老人家除去手续费,整整净赚了107万元!

在春暖花开梧桐树的花絮第四次飘浮在街道的时节,凌老太来到了营业部。不过,这一次,凌老太并不是如同往常那样走向交易大厅,坐在她那事后令客户和员工备受崇敬、视之为风水宝地的坐位上,而是径直走向了客户服务部。之前,她已与我在电话中表达了意愿:她近期要远赴国外,去探望已经留学三年的独生女儿。我已经按照她的要求,一一交待小李,事先做好了有关准备。凌老太笑盈盈地办完了客户结算手续,带着她三年期货投资的成果与我们分手。我和小李恭敬地陪同着凌老太走到了营业部门口,就在那儿郑重地相互道了别,默默地注视着她在漫天飘浮着的法国梧桐的花絮里渐去渐远,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

小王讲完了凌老太的故事,啜了一口茶,静静地望着我。“那么多比她年轻而又精明能干的人都输得两手空空,而这位凌老太,凭什么,只有她会赢呢?”我百思不解。终于,我禁不住问小王“为什么”,“我想了好久,好久,最后终于懂了,她赢了,赢的是心态。”小王回答后,又啜了一口茶。我俩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谁也没有开口……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storyoflinglaotai.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