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期货开户
• 2013年6月18日

贪婪,恐惧,人性,情感,在这个市场里搅拌、混合、发酵。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野马,仍在奔跑……
故事,仍在继续……
好马是不会被驯服的,它总会在你漫不经心之时把你甩下马鞍。
                                                                                               ——美国西部谚语

(一)
夕阳把这对父子的影子拖得很长,齐智拉着儿子小杰在这条市郊的巷子里郁郁地走着。

丧妻之痛让三十来岁的他决然离开小镇,来到这个城市,寄希望于喧嚣,让他遗忘曾经的悲伤和苦痛,没想到在这儿的生活重负又在他心头压上一块石头。唯一能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儿子小杰和他对妻子临终时的承诺。

他们生活拮据,儿子也恰到学龄,他在榨油厂做采购员的薪资恐难支撑渐涨的支出,那时的他感到自己正在一个死胡同里面,完全看不见前途。

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他仍然觉得是那次机遇成就了自己,否则他可能真的回头,回到小镇继续他那波澜不惊的生活。

这个故事缘于那时刚刚兴起的玩具—魔方,同时缘于一个人—他们油厂的供货商。那老板到他们厂商谈购销协议的时候,一直专心摆弄那个魔方,无心于齐智的言语。

齐智:“您能借我看看那个东西吗?”

“这东西很复杂,没人能把它复原。”顺手把魔方递给齐智,打量了他一眼,“记得我走的时候还我。”

半个多小时之后,供货老板正要离开,齐智把一个解开的魔方还给了他。他略惊了一下,很快回过神儿来,递给齐智一张名片,“有时间来找我,你可能想试试另一份工作。”

……

张老板看重了齐智的魄力和思维能力,安排他到自己的公司,专做套期保值。在公司的头几个月齐智自己都很难相信是如何熬过来的,他要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公司的考核,否则他和儿子的生活都难以为继。

三个月,没有收入来源,每天学习期货知识,走访产地和客户,照顾小杰,睡四五个小时……当被录用的时候他几近落泪,默默地跟妻子说:你安息吧,我会尽力让咱们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二)
已过不惑之年的齐智正呆呆地望着大厦窗外炫目的焰火,自己在黑暗中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坐着。

他并不清晰。每当节日,儿子和朋友们尽情玩乐,享受美妙夜晚的时候,他都会独自一个人,承受着莫名的寂寞和恐惧,它们噬咬着他。

他很迷茫,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就像骑在一匹野马的背上,永远不知道它将如何跳跃挣扎,能做的只有时刻提醒自己抓住缰绳,永无懈怠……

“十年了……”他自叹道。

铃……

“大年夜能知道我在办公室的一定是老朋友。”齐智并不情愿断开思绪,些许无奈,“喂,你好……”

“哦,老李是你啊,新春快乐万事如愿呀!我还想过一会儿给你拜年呢……”

“小杰跟朋友出去玩了,我呆在哪儿都一样嘛。”

“成,放假结束有空来坐坐,咱哥俩见面聊,给家人带好哈!”

放下电话, 他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十年的摸爬滚打,命运起伏,混到现在虽小有名气,事业小成,但朋友并不多,与他志同道合的朋友更是凤毛麟角,老李算是其中一位。

齐智经常思考,也经常反省自己,他只有一个中专学历,但是这些年读过不少书,在期货市场十年来阅历颇丰。回头想去,很多事情纠结在心底。一开始入行的时候,市场才起步没几年,正赶上昏天黑地的大投机,成就了多少神话,破灭了多少梦想谁也说不清。

老板让他谨记一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头几年他帮着老板做大豆套保,稳扎稳打,看着周围人一夜暴富,很难按捺。张老板告诉他:“你赌不起,一旦输掉你就只能领着儿子回老家。”

后来的清理整顿对那个过度投机的市场的打压近乎于毁灭,推倒重建一样,期货很难做下去了,但是他相信市场保值的功能是不可替代的,凭借这个信念他经受住了市场的冲刷和锤炼,留了下来,有了现在的成就。

管理层的表态和政策的松绑让市场又看到了希望,市场又开始迸发财富奇迹, 不过他相信天道有常,稳健与理智让他能够走到今天也一样能让他走下去,这匹野马从来没有被驯服,骑士能做的就是控制好自己,即便是为了小杰,他也不能冒进的跟市场对赌。

(三)
齐智看着公司大门上的封条,小杰默默地站在他身旁,不知该对父亲说些什么。夕阳西下,父子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齐智感到暖暖的,对此没有愤懑反而感到胸口一块石头消失,略有失落,但更多的是轻松。

这一年,他破产了。

其实他在回国之前就已经隐约感觉到将要发生的一切, 知道在这大豆一涨一跌之后小杰管理的公司凶多吉少。

自从前年小杰留学归来,齐智就从生意场中引退,开始了计划中的两年环球之旅,临走只留给小杰一张纸条:市场是人性的集合,这一点你从没学过。理智,勿贪。

小杰自恃名校海归学识丰富,也正值年轻气盛桀骜不驯的年纪,进入市场一开始就很激进,起初顺风顺水盈利颇丰,致使他感觉十分良好不断追涨杀跌……也许是齐智二十多年来的呵护养成了小杰骄傲的性格,他很难低头认错,直到已无资金追加。

他并不认同父亲的那一套理论,即便到现在公司破产,他站在年过半百已显佝偻的父亲身边,也没有认错的准备。

齐智转过身对小杰说:“好了,看过了,回吧。”小杰竟然没有在父亲眼中看到丝毫的怒火。小杰反而很心虚,回到家里很识趣地默默整理父亲的行李箱。一个黑色的皮面本压在箱子的最底层,他很好奇地翻开……

一封一封信,都是父亲写给在小杰记忆中已经模糊的母亲的。最后一段:

“我答应过你让小杰有好的生活,但是我突然发现太宠他了,尽管他很优秀,却缺失一些挫折的经历。我希望他能成长为一个敢于担当的男子汉,希望他经历过能够成熟起来,能耐得住寂寞,少些急功近利。我用我拥有的一切,完成了我的承诺,他被摔下马背,才能成为更好的骑士。我相信他会成为一个在缺失中成长起来的完整的人。放心吧。”

小杰鼻子一热,视线模糊……

     “爸!我……”

本文来自于期货开户网:http://7hkh.cn/yema.html





目录: 深圳期货开户  | 标签:  |